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張敬煒 - 單車

 

姓名: 張敬煒
生日: 9月3日
身高: 174 cm
體重: 64 kg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問我悲哭聲有幾多」,陳麗斯主唱的《問我》在七十年代陪伴香港人走過幾許風雨,這一首勸勉港人不要過份看重得失,堅持真我的民歌卻成為一位出生於八十年代的小伙子的隨身流動電話鈴聲。他沒有隨波逐流,聽自己喜歡的歌,踏自己喜歡的路,並在06年踏出青雲路,贏了一塊亞運金牌,他的名字是張敬煒。

「我喜歡有意思的歌曲,時下部份流行曲的歌詞沒甚意義,反而喜歡老歌,每一句歌詞都有意思,很容易記住。」小時候喜歡扭開收音機,聽音樂,當時播的流行曲變成了今日的老歌,但張敬煒(別名:「格仔」)總是鍾情昔日風行一時的金曲。不過在比賽場上,格仔心無雜念:「比賽時甚麼也不想,只想著終點!

0612月的多哈亞運,大師兄黃金寶以熱門姿態贏出男子個人公路賽冠軍,阿寶隨後與格仔出戰40公里場地記分賽,當傳媒和對手的焦點都集中在阿寶時,格仔卻為大家帶來了驚喜:「原先協助阿寶,不過比賽過了一半路程後,我稍稍領先,教練就轉了比賽策略,由阿寶來做掩護,腦海中想著一定要拿金牌,因為教練想我們拿金牌,而不是其他獎牌!」這一面是香港隊在多哈的第六面金牌,也為香港隊創下歷來參加亞運的最佳成績。這金牌意義重大,不單是單車隊兩金的其中一金,同時贏了政府的支持,落實興建香港首個室內單車場。

為了追求更佳的練習環境,格仔平均每年有十一個月都在內地或海外受訓,每次與親人的相聚變得更加珍貴,他說:「我試過夜晚返港,翌日早上又要離港,媽媽為了爭取見我一面,專程到機場接機。」一面亞運金牌肯定了過去的努力,亦令張家上下感到十分自豪:「家人看電視知悉我贏得金牌的一刻,感覺如在夢中,我回港後翌晚去吃『團年飯』,品嚐外婆親手炮製的『阿婆靚湯』!」人家的家常便飯,對格仔來說卻是彌足珍貴。

因為這枚亞運金牌,格仔的知名度大增,雖未致家傳戶曉,但走在街上偶然也會被要求合照、索取簽名:「有小車迷認得我,要我簽名在他們的頭盔和車架上,又說要學我過終點時高舉雙手,我也很開心。」

商業機構頒發的廿五萬獎金更使他的置業夢跨前一大步:「先把獎金儲一兩年,會考慮投資一些基金,作為買樓的首期。」格仔言談間總是帶著微笑,流露出自信,很難相信站在面前的是一位只得廿一歲的小伙子。也許近五年的全職比賽和訓練,經歷過順流逆流,總會較別人站得更高,看得更遠。

攀上了事業上第一個高峰,格仔面前的就是另外兩座高山 - 08年北京奧運和09年香港東亞運動會,為了備戰兩項大賽,格仔平均每天都練習單車 280公里:「東亞運動會會加倍努力,希望可以將香港區旗掛上最高位置!

戴上耳筒,播著陳百強的《一生何求》,獨個兒踩著單車,陽光將吐露港染成金色,耀目但刺眼。格仔說:「《一生何求》這首歌陪伴我渡過了童年,好歌猶如美酒一樣,時間愈長,酒味愈醇。」每個人對好歌的準則都不同,格仔也有自己的音樂哲學:「《獅子山下》這首歌代表香港團結的精神,就好像單車一樣,很難靠一個人的力量取勝,所以要團結和互相合作去爭勝,正如歌詞最後兩句歌詞: 『我地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