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通識教學年結

2010-09-02 16:55 by k_sir
瀏覽:1,214

教了一年通識,準備教材和備課的過程一點也不容易。每次要在備課會議present自己製作的教案之前的一晚都會失眠。 

今年我和另一位同事負責的是《今日香港》裡面的「生活素質」和「法治與社會參與」,這兩個大題目其實有什麼東東?如下:
 
「生活素質」是探討現時我們的生活素質的衡量方式,以及不同的人和群體如何改善生活素質。這個所謂的生活素質,大致上分為「物質」和「非物質」,又或者可以分為經濟、社會文化、環境、政治等範疇。在這個大題目之下,多數的學校或教科書都會討論幾個議題,包括「貧富差距」、「平等機會」、「教育政策」、「城市規劃」等。先前到中大上課程增益課程(即是散件式讓教師增加通識知識的課程),他們會探討不同性取向社群的平權,不過這個題目大部份學校也不會教。
 
「法治與社會政治參與」可分為「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兩大部份。「法治」議題對教師的專門知識要求甚高,備課和教學都很不容易,裡面包含了法學理論和司法制度等,都需要很多時間來研習。關於「法治精神」,最熱門的教材是戴耀廷教授的「四個層次」論,教授把法治精神歸納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以法達義」十六字真言。對於很多學生來說,這是大開眼界的,尤其是「以法達義」這個概念,對於很多學生來說,法治只是遵守法律,而法律應該保障人權和公義這個理論是新鮮的。
 
「社會政治參與」這個題目,就是講公民如何參與政治(包括投票、請願、司法覆核,甚至公民抗命等)、參與政治的制度(主要是民主社會的政治制度,我這學期未有時間研究非民主地區),以及政府如何回應市民的訴求等。對於學生來說,今年學這個課題真的「目不暇給」,這一年來,不同形式的社會政治參與例子不缺。譚作人案、中聯辦衝突、高鐵事件、普選問題、五區公投/補選、政府政改起錨宣傳等,都是很切身的案例。
 
這就是今個學年我教過的東西。明天我的學生便要考通識了,大家不要太擔心,這一科從來不是要大家死背資料,而是要大家懂得思考和表達。平日大家的功課、測驗和課堂提出的論點和疑問,令我對大家有信心,肯定大家不會是John老師講的用師奶劇模式思考的人了。
 

連結:

師奶劇政治學 (johncoal老師)

 

標籤: -- 檢舉

教師可悲的春夢

2009-12-05 10:07 by k_sir
瀏覽:988

 我和同事M負責通識科組裡面的「今日香港」教材。

「今日香港」包括三個課題,包括生活素質、法治與社會參與,和身份認同。

我們討論法治與社會參與的時候,決定用普選問題、公民抗命、高鐵問題作為探究案例。

討論普選問題的時候,年紀跟我差不多,已為兩子之母的M問我:「五區總辭你點睇?」

我說:「我是支持的。我細細個睇住D人爭取"88直選",到而家廿幾年,都係得個吉,我忍夠了。」

她說:「我也是。等咗咁多年,我覺得好失望。」(後來我們討論了對五區公投實際操作的憂慮,內容不在此詳述)

其實教通識教香港的政治議題,真的很洩氣。教通識的人,如果有心的話,總會對民主和人權理論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和嚮往),對於社會大事有一定的負擔。

當老師的,有誰不希望能夠實踐在大學所學的"社會再建構主義 (Social reconstructionism)"教育理念?例如如西方民主社會的民主教育、戰後德國的去納粹教育、南非的去種族主義教育等等。在香港,我們的教育真的很諷刺--

學校一方面進行公民教育、通識教育,教導學生民主理念,

政府一方面千方百計阻礙普選,千方百計維護政治經濟特權階級。

我不想往後十幾二十年還要與學生討論「香港的普選問題」,普選根本不應該是一個要爭議的議題。

我不想同事M讀小學的兒子將來還要參與爭取普選的運動。

我想「爭取普選」只在香港歷史的課程看得到。

真的很可悲,很可悲。我寧願相信寧為玉碎的抗爭,我們對面的是一個不講誠信的專制政權,只靠談判的話,相信M的孫兒也不會見到普選。

標籤: -- 檢舉

解說「敗犬」現象

2009-07-28 21:39 by k_sir
瀏覽:3,705
 

最近在看台劇「敗犬女王」,所以有寫這一篇的念頭。

 

定義及來源
 
根據維基百科條目,「敗犬」一字來自日本,是指「年過三十未婚的女性」。敗犬一字興起,始於2003年,日本作家酒景順子出版了《敗犬的遠吠》一書,內容提到:「美麗又能幹的女人,只要過了30歲還是單身而且沒有子嗣,就是一隻敗犬」,書中作者以「負け犬」(翻成中文即「敗犬」)自嘲像是喪家之犬一樣,遭人排擠。此書熱賣令使得敗犬一詞大流行起來。
 
我第一次看到「敗犬」一字,是在大前研一的《M型社會》。當中提到「敗犬族」和「銀髮族」(退休人士)一樣,是高消費族群。敗犬族一字見於管理學大師的著作,可說是登堂入室了。
 
在男女比較平等的香港看「敗犬」這個字,其實有一點政治不正確。我們一直是用「單身貴族」來形容三十以上的未婚女性。當然,你會說有些人會用「老姑婆」或者「古井」來形容她們。不過,如果香港有一本像《M型社會》般的社會學書籍,作者肯定不敢用「老姑婆」這樣帶貶義的字。
 

不同角度看敗犬現象
 
如果用女性主義的角度看,「敗犬」一字幾乎是罪無可怨的貶義字,因為它的含義是女人一定要出嫁才能快樂地生活,過了某個年紀還是單身便會被社會歧視,而她們的才幹、社經地位、學識都被忽略了。另外,男人過了三十歲還未婚(例如小弟),不會被嘲笑為敗犬,這也是性別角色定型的一種。
 
當然,如果從流行文化研究的角度看,「敗犬」一字其實有其特別的意思--它代表了某個族群的集體認同。不要忘記,「敗犬」最初是女性作家的自嘲說法,而這概念漸漸演化為單身女性族群的代名詞,而這代名詞是用作自嘲或者互相勉勵的話,則成了一種幽默。
 

「敗犬」市場的商機
 
《M型社會》指出,「敗犬族」屬於高消費族群,「敗犬」概念背後的商機,可以很大。最佳例子是台劇「敗犬女王」大賣,正正是社會對於三高女性(高學歷、高收入、高歲數)愛情故事成人之美的良好願望的共嗚,也有評論指這是社會上的確有這樣的一個「敗犬族」市場。
 
至於香港呢?雖然香港還未有開宗明義的「敗犬族」電影和處集,但隱含了單身女性自嘲自勵的產品多不勝數,當中包括:
  • OL代言人楊千嬅的電影和歌曲,是其中佼佼者。例子包括「每當變幻時」和「千杯不醉」,還有她的大量OL愛情歌。
  • Stella So在星期日《明報》連載的「老少女基地」,就是講述她和一班同年的姊妹尋找結婚對象的趣事。
  • 另外,無線電視劇「窈窕熟女」,也可說是另類的「敗犬」劇集。
 
敗犬族真的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嗎?如果從數據分析,答案是肯定的。根據2006年的中期人口普查的數據,整理後的數據如下(資料來自舊文《再思港男"問題"》):

(表一)以性別及年齡劃分的最高就讀程度:學士學位

年齡

性別

本地

其他

總計

男女差額

20 - 24

 

39105

19228

58333

 

 

46571

21253

67824

-9491

 25 - 29

 

35002

19521

54523

 

 

44216

24547

68763

-14240

 30 - 34

 

31009

20488

51497

 

 

34002

27207

61209

-9712

 35 - 39

 

21750

19632

41382

 

 

22270

24553

46823

-5441


(表二)以性別及年齡劃分的最高就讀程度:碩士學位

年齡

性別

本地

其他

總計

男女差額

 20 - 24

 

946

1179

2125

 

 

1199

1178

2377

-252

 25 - 29

 

6302

3633

9935

 

 

6564

3519

10083

-148

 30 - 34

 

9461

4677

14138

 

 

8949

4917

13866

272

 35 - 39

 

8265

5076

13341

 

 

5638

4545

10183

3158

統計處原始數據

從上面數據可見,持學士及碩士學歷的25至29歲女性比男性多出1萬4千多人,30至34歲的同類數字也有9千多人的差額。這意味著「三高女性」不容易找到跟自己學歷和收入(假設學歷和收入有正面關聯)相約的男性,她們高消費能力結合了「敗犬」的次文化認同感,的確是一個潛在的龐大市場。這個市場,可以是包括電影、歌曲、、書籍、雜誌、劇集、化妝品、護膚品、名牌服飾手袋等等。
 

總結:少提為妙
 
其實所謂敗犬,只是一個帶點黑色幽默的流行用語。老套點講,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如果我們因為這個所謂的問題而自我形象低落,很容易變成關注甚至嘲諷的對象。這問題女人之間比較常見:有時候有些女人會說「噢,乜你仲未結婚0架,好心你就為自己打算吓啦」,這種有骨的說法,不好意思當場反撃,唯有以自信心面對,不要理會三姑六婆式的一般見識。
 
另外,必須在這裡指出的是「敗犬」不等於「港女」。「敗犬」是女性有一點自嘲加一點自信的說法,而「港女」是男性族群標籤某類女性的用字,兩個字的意義和語境完全不同。
 
不過,始終文化不同,這裡不是日本和台灣,「敗犬」一字,還是少說為妙,畢竟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而且當中真的包含了一定程度上的歧視成份。
 
 
延伸閱讀/收看:
標籤: 流行文化, 台劇, 日本, 台灣, 性別, 經濟, 人口結構, 社會學, 敗犬, 通識 檢舉

這個晚上,香港好光亮

2009-06-07 14:27 by k_sir
瀏覽:954

關於昨天晚上的幾點觀察和一些感受。

觀察一:整體印象

這個晚上,香港好光亮。

觀察二:人數

出發之前,Tommy兄說會有15萬,再讓5 (球彩術語,來自「讓球主客和」,即是指買強隊勝的時候,讓多少球即是強隊要在比數上勝多少球才會派彩)。結果,場內真的有15萬,未能入場的有5萬。Tommy兄真神人也。我估10萬左右,我認輸認得很高興。

Tommy兄的理據是,大部份朋友的女友也破例出現。於是將上年的人數七至八萬乘二,便可得出15萬的估計。當然,這是說笑的,真正的觀察所得是昨天周圍有很多平日甚少提及政治的人,包括朋友、同事、學生、網友都說要去,這是一個很明顯跟以往不同的訊號。

以往的六四,準時八點出現,也可隨意選擇坐的位置。今年我在電車上看到皇室堡外的馬路塞滿了人,感覺好像03年的七.一。收到John兄來電,說人潮塞至天后站內,當年七.一的確也是如此。

在電車上碰上了爸媽和家妹,於是一行六人到了維園,在皇室堡與球場之間的的空地滯留了十多分鐘,才知道草地已滿。上一次草地滿額也是03年七.一。

收到天哥的sms,說皇仁那邊有位,於是回到電車路那邊,走到中央圖書館那邊的入口站著參與,那裡至少看得到大螢光幕和聽到廣播。

觀察三:儀式和意義

晚會,跟以往的分別不大,司儀還是認識多年的舊戰友(上次跟她傾計,很不幸是在她工作的診所,我是病人)。人物、口號、歌曲、儀式,都很熟悉,對我來說,這已經很足夠。我來是為了點亮手上的燭火,默哀悼念死者,向專權政府吶喊。

不過,今年多了一個意義,就是向曾蔭權說不。

觀察四:年輕人

感覺身邊多了年輕人。不過這可能是「可獲得性偏誤」(availability bias),人多了,年輕人比例大致不變,但人數也會比上年多,而年輕人特別顯眼,所以印象深刻,便得出多了年輕人的感覺。不過,無論如何,不論年輕人比例有沒有增加,年輕參加者的人數肯定比以往多。

另外,以前不會有學生說會去六四燭光晚會的。可是今年每班都有八、九個人說會去,也有好些學生會問關於六四事件的問題。以往一直擔心年輕一代覺得六四是悶人的歷史事件,似乎多得以下幾個單位,六四潮起來了:

  • 陳一諤
  • 曾蔭權
  • 呂智偉
  • 互聯網上的web 2.0文化,包括youtubeblogsfacebooktwitter、討論區等,把以上三者的言論不停廣傳和重播
  • 內地網管,把跟政府的網警和防火牆玩擦邊球和捉迷藏變成電影「V-煞」一樣的義舉(內地的大型網站的維護通知,和瘋狂刪帖,的確很討人厭)

年 輕人愈來愈少看報紙和電視新聞,愈來愈多在互聯網得到資訊和娛樂,社交生活也愈來愈多在網上進行,但我們的建制陣營,對這個高速成長的媒介完全掌握不了。 相反,本來弱勢的聲音(例如爭取民主、多元、保育、平權,以及左翼政治素求)愈來愈吸引到青少年的眼球和耳朵,這已經不是幾年前的香港了,為政者究竟知道 不知道?

作為長期「訓身」參與web 2.0的網民,我對互聯網的觀點肯定是樂觀的。

 

後記(1)

以下是幾份報紙的頭條:

東方日報:三個F.2仔 索K大昏迷

太陽報:援交案少女露胸撩慶法官

星島日報:公園索早K 三學生昏迷

 

三份報紙對六四的處理手法大家都會明白,也沒有什麼失望。似乎三份報紙都很關心我們的下一代。

 

後記(2)

我的豆瓣帳戶一號昨天又壯烈犧牲了。事緣我在自己的豆瓣相簿上貼了一張禁圖

恐怖的是貼圖不足五分鐘,我的帳號便被封鎖了。(現在是兩次警告,三次便會永久刪除了)

照計貼圖比起貼文字安全得多的,因為圖片很難以程式過濾,我那張圖還要是貼在自己而不是公眾的相簿。似乎我因為之前玩得太盡,已經在黑名單之中,得到豆瓣的管理單位以human computing特別照顧。

我的分身號帳戶還在。大家仍可在豆瓣找我。

標籤: 通識, 今日香港, 香港, 中國, 現代中國, 六四 檢舉

匯豐供股FAQ

2009-03-02 21:38 by k_sir
瀏覽:1,371

通常有重大財經新聞的時候,我和我的科主任便會肩負解答同事問題的職責,例如什麼是次按、迷債、私有化等等。[畢竟一個經濟科教師的基本責任是每天看財經和經濟新聞,作教學用途]

今天我們解答過同事的問題如下:

咩係供股?

即係現有股東有權以果間公司(say, 匯豐)所訂既價錢同比例購買新發行既股票。而家個供股價係每股$28.1,比例係每12股供5股。

唔供得唔得?

得,如果冇信心或者冇錢,間匯豐唔會屈你要佢既股票。

供股為乜?

簡單黎講係匯豐唔夠錢使,要集資。

唔供有咩後果?

其實冇咩後果,只係你既持股既份數攤薄左,以後分到既股息會少D咁。

咁我供唔供好?

嗱,咁就好睇你對呢間野有冇信心。而家供完除開平均每股$48.5,你有信心將來唔會跌過呢個價都可以考慮既。

續問:咁長揸呢?)長揸黎講呢… 而家咁既時勢,冇人夠膽話十年八載之後會點,都係果句,你有信心又有閒錢,我強調係閒錢,又唔介意坐下艇,咁都可以考慮既。

你覺得會唔會跌過四十幾蚊?

我只能夠話唔排除呢個可能。而家電視同埋報紙上面所有人都唔夠膽講實。

參考資料:
Yahoo! 新聞

標籤: -- 檢舉

分析「反對宗教右翼」遊行

2009-02-25 22:25 by k_sir
瀏覽:799

值得認真看待的原因

2月15日的遊行值得各界認真看待,有以下原因:

500人(或以上)的遊行不是一個小數目;
香港從未試過有這個數目的人到教會門外抗議;
這次行動由醞釀到組織全都是在Facebook和各討論區進行的;
這次行動的攪手是一位社運界以外的高中生;
參與遊行的人,大都十分年輕(大專生和中學生)。

討論比較多元化的基督教網站時代論壇的社論(當不滿聲音衝著教會而來)這樣看遊行:

上 星期發生衝著教會群體而來的示威行動不是偶發事件,可視為近年來主流教會在性道德議題所持守的立場和態度一次集體的反彈,從參與者身上可以觀 察出幾種特殊的組合:一、同志組織;二、出走信徒;三、網絡新世代;四、擁抱自由主義的傳媒人。從其他地區的經驗,這都是燃點改革火焰的力量。

今次事件固然可溯源近年連串相關的爭議,至此又達至另一個臨界點。我們需要心平氣和地檢視教會在界定性道德議題上的言行和策略,畢竟教會文化較少面對衝擊和異見,但同路人只會附和,好話說盡,對手卻清楚看到要穴所在。

就我所知,遊行隊伍當中應該不只「出走信徒」,而且不乏普通信徒。

突然出現的論戰?

這一篇要探討的,是遊行的一方的不滿從何而來,五百多人這個不少的數目是怎樣聚集的。

其實對基督教會的批評,一直都存在,記得十多年前我初信的時候,已閱讀過一些本地不滿教會、反教會和離教人士的書。那個時候跟現在的最大不同,是當年沒有互聯網,某種聲音要提升至公共領域,是十分困難的,教會因為本身資源龐大,發聲機會多,而反對者根本無從發聲。

我相信互聯網的普及,最能夠解釋為什麼個別教會和團體,以及其反對者最近十年的論戰愈演愈烈:

首先,互聯網讓大量以前沒可能發聲的個體得以交流、組織,甚至影響社會輿論;
第二,互聯網提供了一個把意見放大、傳播,以及進行角力的平台(例子是某教牧的言論在youtube上成了瘟疫視頻(viral video)、各大討論區的論戰和Facebook上對立的小組);
第三,是互聯網促進資訊自由,擁抱自由主義成了網上社群(不論成年或少年)的核心價值;
第四,互聯網促進社會道德價值觀轉向開放,引來保守派高調批判及鼓吹政府監管;
最後,保守派批判及鼓吹力度愈大,對擁抱自由主義的網上社群的干涉愈多,其反作用力也愈大。然後,又跳回第一點,形成循環。

青少年網絡力量的興起

以往的社會運動,例如七.一遊行、天星、皇后、利東街的抗爭,都是由有名有姓的團體發動的,互聯網只是起了催化作用。到了今次「維護公民自由社會,反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互聯網起了關鍵作用,而參與的人,很多是網上動員出來,並不是遊行常客,而且當中有大量的年輕人。

這些年輕人在想什麼?他們有什麼不滿?主辦單位(Facebook上的香港反「保守基督教派霸權」運動群組的行動總綱可以提供答案(總綱全文,此版本跟Facebook內的有一定出入)。

本文不在討論上述總綱對所謂的保守派的指控是否成立,而是為什麼他們會有這種不滿,而且是累積到爆發成大型社會行動的總量。

不滿非一日之寒

這種不滿不是一朝一日形成的,上面說過不滿教會的聲音一直存在。不過近十年一些教會對社會風氣的自由化轉向感到不妥,於是更積極參與監察社會風氣和推動維護道德的運動,其力度和方法引來教外的反彈。近幾年與道德議題相關事件,包括「同志.戀人事件」、反對電影斷背山、「中大學生報事件」、「藝人裸照事件」、《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及《家庭暴力條例》檢討,都成了兩方角力的戰場。

反 對保守派的人最不滿的,不是保守派與他們價值觀的不同,而是保守派對他們的道德批判,而且嘗試透過公權力(立法、淫審制度、廣管局投訴機制)伸張其價值 觀,一旦出現公權力的使用,便會涉及有關言論自由的刑事責任,甚至家暴條例涉及的人權保障。保守派,尤其是個別的人士和團體在這些涉及刑事責任和人權保障 問題的事件上,採取高調批判的立場,對於反對者來說,那是以道德凌駕人權和自由。

遊行期間,有被訪者說曾經因為到過海洋公圍哈囉喂活動,而被老師斥責,從而帶出一些教會學校學生對高度宗教化的教育的反感。參與哈囉喂活動被斥責即使屬實,也是個別事件,但有一點是肯定的,是社會上有一種意見,認為公帑資助的教會學校傳教有問題*,以及一些學校傳教的手法有問題。這種聲音是否主流不得而知,但的確存在,不少青少年常去的網上討論區,也有類似的意見。

總結:新世代的抗爭

根據獨立媒體的報導,時代論壇的社論提及的「網絡新世代」應該是遊行的主力,這群高中生和大專生,有沒有跟其他人不同的不滿?

平日在不同的討論區、網誌、Facebook群組觀察所得,網絡新世代最反感的是保守派的批判觸及他們重視的資訊自由,以及包括他們之內的社會大眾已經大致 接受的價值觀,例如同性愛情、接觸成人資訊的權利等等。其他的不滿,還包括個別事件,例如「慈黃區改名」,這些情緒日積月累,到了有教牧發表的言論引爆, 便成了抗議行動。

鍾奕天事件引發抗議警察無理關押的遊行(以及網民自發籌款登抗議廣告)和是次反宗教右翼遊行,至少可以告訴為政者、宗教 界,以至教育界一件事,就是青少年已不是不問世事的書呆子,也不是只懂打機的慘綠少年,互聯網的普及,讓整整一個世代有了能力和意志,去向他們認為不合理的事說不。

* 註:可參考方潤的[勿讓反原教旨主義人士自我消融]

延伸閱讀:

時代論壇報導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

2009網絡大事件(下):搭便車的網民 (阿藹@獨立媒體)

對「反對宗教右翼霸權」的一些淺見 (Alone in the Fart)

香港電台議事論事節目Youtube短片輯錄

網民運動 (Cek)

相關網摘 (jacky’s blog)

對反基浪潮的一些觀察 (tommyjonk)

宗教右派的標籤為甚麼有市場?(johncoal, 標題是我加的)
 

標籤: 自由主義, 右翼, 網絡, 政治, 淫審, 家暴條例, 基督教, 宗教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