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嘉諾撒聖心學校美文博覽閣
一個讓你跟大家分享讀後感的平台,請踴躍回應!!
 


 

不只是老鼠有細膩的感知,與老鼠宿敵的貓亦然如此。

有一次,聽國內著名的寵物醫師杜白說到一件真實故事。

他的診所附近有一個小公園,時常有流浪的貓狗在附近聚集,一方面污染環境,一方面貓狗沒有節制的生育,也會造成牠們下一代更悲慘的命運。

杜白醫師就想到,應該為這些流浪貓狗做節育手術,如果他能在為家中寵物看診之餘,每星期為流浪貓狗做幾次節育手術,對環境的改變也很也幫助吧!

於是,他抓了一隻流浪貓,為他做了節育手術,再放回公園,沒想到不到一星期,整個公園的貓狗都跑光了,僅剩的幾隻看到他也都驚恐地逃逸。

杜白醫師感到十分納悶:難道牠們都知道小貓被閹的事嗎?

後來,他到別的貓狗聚集的地方,只要捉一隻來閹,其他的貓狗總是在 一兩星期逃逸一空,百試不爽。

杜白醫師得到一個結論,貓狗是有語言溝通的,他告訴我:「那被閹的貓狗回去以後可能告訴大家:這附近有一位 杜白醫師專門捉貓狗回去閹,大家趕快逃吧!」幽默的 醫師自我調侃,說:「我現在在流浪的貓狗中已經是惡名昭彰了。」

杜白醫師行醫多年,深知動物與人一樣,有感情、有感知,因此最反對人拋棄寵物,他說:「想到動物被遺棄後那種傷感、失落與痛苦,真是於心不忍。」

這種對動物的疼惜,使他不僅成為寵物的名醫,也是國內保護留浪貓狗的守護神。

 

高年級: 醫師自我調侃,說:「我現在在流浪的貓狗中已經是惡名昭彰了。」為什麼?

中低年級: 為什麼 杜白醫師要為這些流浪貓狗做節育手術?

標籤: -- 檢舉


守株待兔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吧! 大家普遍都認為守株待兔的人是希望能夠不勞而獲的貪心人,但飲江先生筆下的那人卻是那麼的令人感動。請細閱以下的一首新詩,然後發表你的感受吧! (Mrs. H .Leung)

 

守株待兔(外一首)      飲江

 

那人守在樹下

一天一天

一年一年

傻傻的那人守在樹下

傻傻的那人等著兔子

等兔子來了,要跟牠們說話

「小心小心,不要跑得太快

太快太快,會碰到大樹

會把小小的脖子折斷!」

但兔子們老遠看見他

都慌忙跑開了

而且跑得飛快

慌忙跑開的兔子

有的很小心,有的

粗心大意

粗心大意的兔子

碰到大樹

那人遠遠看見,很傷心

他很傷心,但沒有辦法

森林裡的樹木和粗心大意的兔子

千千萬萬

但好心腸的傻瓜

卻只得一個

唉,只得一個!

 

選自《於是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

 

 

標籤: -- 檢舉


在魚竿與魚簍之間         韋婭

 

從前,有兩個旅行者,走到長途中的一個岔口時,正在發愁找不到食物之際,遇到一位長者,只見他左手拿著一根長長的魚竿,右手拿著一隻大魚簍,裡面裝著鮮活大魚。長者見到年輕的旅人,便向他們表示,他願意將手中的魚竿與魚簍分別送給他們兩位。於是,兩位旅人千感萬謝後,各自得到了自己的那一份東西,便在岔道口分道揚鑣了。

得到魚簍的旅人自然很高興,他在笑那位要了魚竿的人太笨了,因為他自己可以立即有了可以飽肚的鮮魚啊。他找來乾柴,燒起篝火,烤起了大魚,那香噴噴的鮮美大魚,令他狼吞虎咽地美美地吃了一頓。而另一個人呢?則提著魚竿,餓著肚子堅強地向大海的方向尋去,他用魚竿為自己釣到了海魚,捱過了生命中最困難的時刻。當他恢復了體力後,終於走出了困境。而那位吃了魚餐的旅人呢,卻因為沒有其他食物補充,最終餓死異鄉。

我想,一個只顧眼前利益的人,往往只會為短暫的快樂而開心,而一個有高瞻遠矚的目光的人,就懂得怎樣來武裝自己,使自己成為有開拓能力的強者,而不是成為只能貪享唾手可得眼前利益的弱者。

齊來動腦筋:

  1. 假如你是其中一位旅行者,你會選取魚竿還是魚蔞呢?為什麼?
  2. 你會怎樣武裝自己,使自己成為有開拓能力的強者呢?

                                                                                                                                   (Miss L. Poon) 

標籤: -- 檢舉


 

同學們,你們可曾為自己的被窩而撰文?張愛玲小姐就在趕稿失眠的夜晚,借題發揮寫出有關被窩的文章。請你寫下對這篇文章的觀感。

被窩

  連夜抄寫了一萬多字,這在我是難得的事,因為太疲倦,上床反而睡不著。外面下著雨,已經下了許多天,點點滴滴,歪歪斜斜,像我的抄不完的草稿,寫在時速消息油印的反面,黃色油印字跡透過紙背,不論我寫的是什麼,快樂的,悲哀的,背後永遠有那黃陰陰的一行一行;藍墨水蓋這不住棗陰淒淒的新聞。「××秘書長答記者問:戶口米不致停止配給,外間所傳不確……」黃黯單調的一行一行……滴瀝滴瀝,搭啦搭啦,雨還在下,一陣密,一陣疏,一場空白。

  霖雨的晚上,黏唧唧地,更覺得被窩的存在。翻個身,是更冷的被窩。外國式的被窩,把毯子底下托了被單,緊緊塞到褥子底下,是非常堅牢的佈置,睡相再不好的人也蹬它不開。可是空蕩蕩地,面積太大,不容易暖和;熱燥起來,又沒法子把腳伸出去。中國式的被窩,鋪在褥子上面,折成了筒子,恰恰套在身上,一會就熱了,輕便隨和,然而不大牢靠,一下子就踢開了。由此可以看出國民性的不同。日本被窩,不能說是「窩」。方方的一塊覆在身上,也不疊一疊,再厚些底下也是風颼颼,被面上印著大來大去的鮮麗活潑的圖案,根本是一張畫,不過下面托了層棉胎。在這樣的空氣流通的棉被底下做的夢,夢裡也不會耽於逸樂,或許夢見隆冬郊外的軍事訓練。

  中國人怕把嬌艷的絲質被面弄髒了,四周用被單包過來,草草地縫幾針,被面不能下水,而被單隨時可以拆下來洗濯,是非常合科實際的打算。外國人的被單不訂在毯子上,每天鋪起床來比較麻煩,但他們洗被單的意思似乎比我們更為堅決明晰,而他們也的確比我們洗得勤些。被單不論中外,都是白色的居多,然而白布是最不羅曼諦克的東西,至多只能做到一個乾淨,也還不過是病院的乾淨,有一點慘戚。淡粉紅的就很安樂,淡藍看著是最奢侈的白,真正雪雪白,像美國廣告裡用他們的肥皂粉洗出來的衣裳。中國人從前,只有小孩子與新嫁娘可以用粉紅的被單,其餘都是白的。被的一頭有時另外一條白布,叫做「被檔頭」,可以常常洗,也是偷懶的辦法。日本彷彿也有一種「被檔頭」,卻是黑絲絨的長條,頭上的油垢在上面擦來擦去,雖然耐髒,看著卻有點膩心。天鵝絨這樣東西,因為不是日本固有的織物,他們雖然常常用,用得並不好。像冬天他們女人和服上加一條深紅絲絨的圍巾雖比絨線結的或是毛織品的圍巾稍許相稱些,仍舊不大好看。

  想著也許可以用這作為材料寫篇文章,但是一想到文章,心裡就急起來,聽見隱隱的兩聲雞叫,天快亮了,越急越睡不著。我最怕聽雞叫。「明日白露,光陰往來」,那是夜。在黎明的雞啼裡,卻是有去無來,有去無來,淒淒地,急急地,淡了下去,沒有影子棗影子至少還有點顏色。

  雞叫的漸漸多起來,東一處,西一處,卻又好些,不那麼虛無了。我想,如果把雞鳴畫出來,畫面上應當有赭紅的天,畫幅很長很長,捲起來,一路打開,全是天,悠悠無盡。而在頭底下略有一點影影綽綽的城市或是墟落,雞聲從這裡出來,藍色的一縷一縷,戰抖上升,一頓,一頓,方才停了。可是一定要多留點地方,給那深赭紅的天……多多留些地方……這樣,我睡著了。

  原載1994年11月19日《新中國報·學藝》(Miss C.Chan)

標籤: --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