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嘉諾撒聖心學校美文博覽閣
一個讓你跟大家分享讀後感的平台,請踴躍回應!!
 


 

《冬陽、童年、駱駝隊  》     林海音 

駱駝隊來了,停在我家的門前。
  們排列成一長串,沈默地站著,等候人們的安排。天氣又乾又冷,拉駱駝的摘下了他的氈帽,禿瓢兒上冒著熱氣,是一股白色的煙,融入乾冷的大氣中。
  爸爸在和他講價錢。雙峰的駝背上,每匹都馱著兩麻袋煤。我在想,麻袋裏面是「南山高末」呢?還是「烏金墨玉」?我常常看見順城街煤棧的白牆上,寫著這樣幾個大黑字。但是拉駱駝的說,他們從門頭溝來,他們和駱駝,是一步一步走來的。另外一個拉駱駝的,在招呼駱駝們吃草料。牠們把前腳一屈,屁股一撅,就跪了下來。
  爸爸已經和他們講好價錢了。人在卸煤,駱駝在吃草。
  我站在駱駝的面前,看牠們吃草料咀嚼的樣子:那樣醜的臉,那樣長的牙,那樣安靜的態度。牠們咀嚼的時候,上牙和下牙交錯地後來磨去,大鼻孔裏冒著熱氣,白沫子沾滿在鬍鬚上。我看得呆了,自己的牙齒也動了起來。
  老師教給我,要學駱駝,沈得住氣的動物。看牠從不著急,慢慢地走,慢慢地嚼,總會走到的,總會吃飽的。也許牠天生是該慢慢的,偶然躲避車子跑兩步,姿勢就很難看。
  駱駝隊伍過來時,你會知道,打頭兒的那一匹,長脖子底下總繫著一個鈴鐺,走起來,「噹、噹、噹」地響。
  「什麼?要一個鈴鐺?」我不懂的事就要問一問。
  爸爸告訴我,駱駝很怕狼,因為狼會咬牠們,所以人類給牠帶上鈴鐺,狼聽見鈴鐺的聲音,知道那是有人類在保護著,就不敢侵犯了。
  我的幼稚心靈中卻充滿了和大人不同的想法,我對爸爸說:
  「不是的,爸!牠們軟軟的腳掌走在軟軟的沙漠上,沒有一點點聲音,你不是說,牠們走上三天三夜都不喝一口水,只是不聲不響地咀嚼著從胃裏反芻出來的食物嗎?一定是拉駱駝的人類,耐不住那長途寂寞的旅程,所以才給駱駝帶上了鈴鐺,增加一些行路的情趣。」
  爸爸想了想,笑笑說:「也許,你的想法更美些。」
  冬天快過完了,春天就要來,太陽特別地曖和,暖得讓人想把棉襖脫下來。可不是??駱駝也脫掉牠的絨袍子啦!牠的毛皮一大塊一大塊地從身上掉下來,垂在肚皮底下。我真想拿剪刀替牠們剪一剪,因為太不整齊了。拉駱駝的人也一樣,他們身上那件反穿大羊皮,也都脫下來了,搭在駱駝背的小峰上。麻袋空了,「烏金墨玉」都賣了,鈴鐺在輕鬆的步伐裏響得更清脆。
  夏天來了,再不見駱駝的影子,我又問媽:
  「夏天它們到哪兒去?」
  「誰?」
  「駱駝呀!」
  媽媽回答不上來了,她說:
  「總是問,總是問,你這孩子!」
  夏天過去,秋天過去,冬天又來了,駱駝隊又來了,但是童年卻一去不還。冬陽底下學駱駝咀嚼的傻事,我也不會再做了。
  可是,我是多麼想念童年住在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啊!我對自己說,把它們寫下來吧,讓實際的童年過去,心靈的童年永存下來。
  就這樣,我寫了一本《城南舊事》。
  我默默地想,慢慢地寫。看見冬陽下的駱駝隊走過來,聽見緩慢悅耳的鈴聲,童年重臨於我的心頭。


四十九年十月 
(本文摘自《城南舊事》序)

思考問題:

1.    你認為駱駝的鈴鐺還有甚麼用途嗎?

2.    你可曾養過寵物嗎?你有沒有仔細觀察牠吃東西的模樣?那又是甚麼情景呢?寫下來和同學一起分享吧!

標籤: --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