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嘉諾撒聖心學校美文博覽閣
一個讓你跟大家分享讀後感的平台,請踴躍回應!!
 


 只怪自己一時「雅興」,相信了「盡收林木歸簷下,全貯湖山在苑中」的說法,買回來兩座小盆栽。幾個月下來,卻愈看愈難過。

當初,在盆景展覽場裏,千挑萬選,既要價錢不貴,又要樹姿入眼,好容易才選中它們──一盆羅漢松、一盆榆樹,都盛在宜興小盆裏,只有一掌那麼高,果然有些古勁味道,便滿心歡喜捧回家去。

 放在窗下桌前,改卷看書久了,眼有點倦,抬頭細看,總算聊當山林之趣,調劑一下。

 天天給它們澆水,不免湊近多看幾眼。這兩棵「樹」──只有一掌高,有幹有枝,葉子也綠油油的,不能說不是「樹」,硬要說是樹,又似不合常理。(那有這樣矮小的植物管叫樹的?)為了表現古勁姿態,栽種者用鐵線密密紮在枝幹上,強迫樹形依隨人意改變,於是「樹」也乖乖左盤右曲,遠看的確有「老樹虬枝」的妙處。葉子嗎?大概根植得穩,水分也足,空氣似乎也沒有甚麼不適宜,於是該有葉的地方都長了葉,蒼綠得很悅目。沒有誰敢說:這是欠缺良好生長環境,受了委屈的樹。

 恐怖和淒涼,都盡在這微妙處。

 樹的本身,沒有選擇姿態的機會,甚至根本不知道原來該有選擇的權利。由於慣受鐵線的擺佈,又很「自然」的跟着生長,還以為自己很自由地活着。有甚麼比受了擺佈束縛,還以為很自然很自由來得更恐怖?更淒涼?萬一,樹醒覺了,要求自由,順自然姿態活下去,栽種者大可理直氣壯地說:「誰不給你們自由?生命掌握在你們手中,你絕不可能要求別人給你生存權力,自己爭取呀!何況,看來葉繁枝茂,不是活得好好嗎?水分、土壤、陽光都充足,還埋怨幹嗎?」有甚麼比自己不爭取生存權力,人家又說你活得十分適意,來得更恐怖,更淒涼?

 唉!天天對着那盆栽,好難過!

標籤: -- 檢舉



標籤: --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