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兒時,小男孩家很窮,吃飯時,飯常常不夠吃,
母親就把自己那碗飯給孩子,

母親說:“孩子們,快吃吧,我不餓!”

——這是母親撒的第一個謊言。

男孩成長的時候,
勤勞的母親常用周日休息時間,
去縣郊農村河溝釣魚。
魚很好吃,魚湯也很鮮。孩子們吃魚的時候,
母親就在一旁啃魚骨頭,用舌頭舔魚骨頭上的肉漬。
男孩心疼,就把自己的碗給母親,請母親吃魚。
母親不吃,母親又用筷子把魚夾回男孩的碗,

母親說:“孩子,快吃吧,我不愛吃魚!”
——這是母親撒的第二個謊言。

上初中了,為了繳夠男孩和哥姐的學費,
當縫紉工的母親,就去居委會領些火柴盒拿回家來,
晚上糊了,賺點錢幫補家用。
有個冬天,男孩半夜醒來,看到母親還躬著身子在油燈下糊火柴盒。
男孩說:“母親,睡了吧,明早您還要上班呢。”
母親笑笑,說:“孩子,快睡吧,我不睏!”
——這是母親撒的第三個謊言。

高考那年,
母親請了假,天天站在考點門口,為參加高考的男孩助陣。
時逢盛夏,烈日當頭,
固執的母親在烈日下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考試結束的鈴聲響了,
母親迎上去,遞過一杯用罐頭瓶泡好的濃茶,
叮囑孩子喝了,茶亦濃,情更濃。
望著母親乾裂的嘴唇和滿頭的汗珠,
男孩將手中的罐頭瓶反遞過去請母親喝。
母親說:“孩子,快喝吧,我不渴!”
——這是母親撒的第四個謊言。

父親病逝之後,母親又當爹又當娘,
靠著自己作縫紉工的微薄收入,含辛茹苦拉扯著幾個孩子,
供他們念書,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胡同路口電線杆下修表的李叔叔知道後,
大事小事就找岔過來打個幫手,
搬搬煤,挑挑水,送些錢糧來幫補男孩的家。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左鄰右舍對此看在眼,記在心
都勸母親再嫁,何必苦了自己。
然而母親多年來卻守身如玉,始終不嫁,
別人再勸,母親也斷然不聽,
母親說:“我不愛!”
——這是母親撒的第五個謊言。

男孩和他的哥姐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後,
下了崗的母親就在附近農貿市場,擺了個小攤維持生活。
身在外地工作的孩子們知道後就常常寄錢回來補貼母親,
母親堅決不要,並將錢退了回去。
母親說:“我有錢!”
——這是母親撒的第六個謊言。

男孩留校任教兩年,後又考取了美國一所名牌大學的博士生,
畢業後留在美國一家科研機構工作,待遇相當豐厚。
條件好了,身在異國的男孩想把母親接來享享清福,
卻被老人回絕了。
母親說:“我不習慣!”
——這是母親撒的第七個謊言。

晚年,母親患了胃癌,住進了醫院。
遠在大西洋彼岸的男孩乘飛機趕回來時,
手術後的母親已是奄奄一息了。
母親老了,望著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母親,
男孩悲痛欲絕,潸然淚下。
母親卻說:“孩子,別哭,我不疼。”
——這是母親撒的第八個謊言。

說完,以8個謊言了一生的母親終於閉上了眼睛。

在我們的生活中,謊言往往可以把人們拋入痛苦的深淵;然而有的時候,善意的謊言卻能催生出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花朵。

父母愛子女之心無微不至,是無私無求的奉獻,
他/她所作的謊言,總是蘊含著世間最美的慈愛和最偉大的喜捨。

標籤: -- 檢舉


讀高中時,我迷上了文學,

滿腦子裝著的都是我的作家夢,以致成績一落千丈,

最後以高考名落孫山而結束了我的高中生活。

落榜後,我待業在家,反而有了大把的時間和精力讀書寫作。

我甚至給自己定下了二十歲之前一定要成為作家的偉大目標。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兩耳不聞窗外事,

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地瘋狂寫作,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二點,

除了吃飯、上廁所,我幾乎沒有離開過自己那簡陋的書桌。

我規定自己每天必須寫一萬字,

每天必須向報刊雜誌編輯部投寄一篇稿件。

儘管這些稿件都如泥牛入海,無一篇發表,

但我仍熱情十足,樂此不疲。

 
父親對我落榜的事,本就耿耿於懷,

現在又見我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什麼活也不做,

整天只知躲在書房裡埋頭寫寫畫畫,不但掙不到錢,

反而隔幾天就向他伸手要錢買筆買紙買信封郵票,更加不滿了。

他經常冷著臉在飯桌上向我旁敲側擊:

「劉家的孩子到汽車改裝廠當焊工,一個月給家裡掙好幾百塊呢。」

「孫家的二寶去年到廣東打工,今年就回家蓋房子了。」

每當這時,母親總是看著我無聲地歎息著。

 
我們家位在城鄉交界處,家境並不寬裕,

至今還住在一間低矮狹小的磚瓦房裡。

父親是一個菜農,種著三畝多菜地。

母親則每天挑著菜擔穿街過巷叫賣自家田裡種的蔬菜。

母親的收入便是我們一家的生活來源,

家庭經濟的拮据狀況是可想而知的。

 
在我待在家裡埋頭苦寫的第二年夏季的一天,

吃早飯時,父親忽然對我說:

「菜地裡的活計我一個人忙不過來,今天你來幫我鋤幾壟草,

中午太陽大,草鋤起來一曬就枯了。」

此時,我的一部長篇武俠小說正寫得如火如荼,

對父親的話我置若罔聞,吃完早飯,我並沒有跟著父親去菜地,

而是一頭鑽進自己的書房,關緊房門,又投入自己的創作中。

 
正聚精會神地寫著,突然房門「砰」地一聲被踢開,

父親怒氣沖沖地闖進來,一把抱起我桌上的一堆手稿,就往廚房裡跑。

等我回過神來,急忙趕到廚房時,

我辛辛苦苦寫了一年多的手稿已化成了灰燼。

「寫、寫,我叫你寫,」

父親還不解恨,一邊拿起燒火棍在紙灰中亂捅一氣,

一邊朝我跺腳怒罵。

 
我驚呆了,雙拳緊握、雙目冒火地瞪著他,

那一刻,如果他不是我父親,我真的會撲上去跟他拚命。

「你要是再寫,就給我滾出這個家。」

父親扔下這句話,就扛起鋤頭出門去了。

我無力地倚在牆壁上,眼淚無聲地流了出來。

在床上蒙頭大睡兩天兩夜後,第三天早上,

我把擺在書桌上的書籍稿紙統統鎖進抽屜,

然後扛起鋤頭,跟著父親來到了菜地。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在父親面前叫過他一聲爸。

我想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絕對不會。

 
當菜地的活計不再那麼忙時,

父親又提出叫我去汽車修理廠學習汽修技術,我二話不說就去了。

在汽車修理廠,教我的師傅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小老頭,囉嗦而且刻薄。

他對我說:「徒弟徒弟,三年奴隸,當學徒是沒有工錢的,

只有半年後能幫我幹些活時,才有兩百元生活費。」

我默默地點頭應承。

 
從此以後,我就成了汽車修理廠的一名學徒工,

每天天剛亮就去上班,

七、八點鐘才拖著滿是油污的身子疲憊地回家。

我並沒有叫苦叫累,甚至還裝出一副幹勁十足的樣子。

父親和母親見我轉變得如此之快,不由得都欣慰地笑了。

 
但是,誰也不會知道,在我這副看似聽話的表象之下,

還隱藏著一顆不安分的心呢。
 

每天下班回來,吃過晚飯我便早早地上床睡了。

但睡到夜裡十二點鐘,夜深人靜之時,

我便悄悄起床,輕輕撳亮燈,

伏在書桌上偷偷寫起我白天早已構思好的小說來。

直到天色微亮,我才趕緊上床瞇一會兒。

由於無錢買信封和郵票,我便用白紙自製了一些信封,

將寫好的稿子裝在裡面,寫好地址,

然後鎖在抽屜裡,準備半年後拿到生活費時,再一次寄出。

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進行了幾個月,

抽屜裡已經塞滿未寄出去的稿件。

看著自己辛辛苦苦寫出來的得意之作,不要說發表,

就連投寄出去也難上加難,心中的滋味真是一言難盡。

就在這時,我的心裡破天荒第一次打起退堂鼓來,

一連三個晚上,我都打不起精神起床寫作。

第四天傍晚,我下班回家時,母親也正好挑著菜擔回來了。

「你看,這是什麼?」還隔著老遠,母親便興奮地朝我叫著,

手裡揮舞著一張花花綠綠的紙。

我走近一看,啊,那不是紙,而是一整版郵票,

橫十張豎十張,整整一百張呢。

我一把抓住母親的手,激動地問:

「媽,你哪來這麼多郵票?」

母親一邊放下菜擔一邊說:

「今天中午我挑著菜擔從郵局門口路過,

看見地上有一張花紙被風吹來吹去,吹到我面前時,

我隨手撿起一看,原來是一大版郵票哩。

只是背面弄髒了,不知能不能用?」

我幾乎高興得跳起來,忙不迭地說:

「能用,能用。」

看著我興奮的樣子,母親咧開嘴笑了。

晚上,吃完晚飯我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

把所有未寄出去的稿件都貼上郵票,

並且在第二天上班之前把它們全部投進了郵筒。

沒有用完的郵票我小心地珍藏了下來,以備不時之需。

有了郵票,就有了成功的希望,第二天夜裡,

我又像耗子一般偷偷爬起了床 ……

有耕耘就有收穫,有付出總有回報。

就在我做汽修學徒工快滿半年時,

我忽然收到了一封廣東某雜誌社寄給我的掛號信,

拆開一看,裡面是三本嶄新的雜誌,

三本雜誌上都印著我的大名–

原來是我的一部近十萬字的小說稿件被這家雜誌分三期連載了出來。

幾天後,我收到了四千四百多元稿費。

捧著樣書和稿費,我像女孩子一樣,撲在床上哭得一塌糊塗。

晚上,父親來到書房,臉上堆滿了討好的笑容:

「樣書呢?讓我看看你寫的文章。」

我看了他一眼,想起半年前他焚燒我手稿時的可惡嘴臉,

心裡不由得騰地一下冒出火苗來:

「樣書我已經鎖起來了,過幾天再給你看。」

看著他顫顫巍巍失望而去的身影,我心中有種吐氣揚眉的感覺。

自此之後,父親變得沈默寡言起來。

接下來,我又順利地在幾家較有影響力的

省級刊物上發表了幾篇中篇小說。

一年後,第一個連載我小說的那家廣東刊物的主編

給我寫了一封信說他們那裡缺一名小說編輯,

問我願不願意過去廣東工作。

我不禁喜出望外,急忙給他回了電話,表示願意前往。

去廣東打工需要帶身分證,我家有一個專門存放各種證件的小鐵盒。

我從衣櫃底下找到這個小鐵盒,拿出我的身分證,

卻無意中發現最底下還壓著一張郵局的收據。

我輕輕拿出那張收據,只見上面寫著:

購郵票一百張。我忽然想起母親撿到的那一百張郵票。

霎時間,我什麼都明白了。那一刻,

我的眼淚湧了出來,不由自主地撲到正在廚房燒火煮飯的母親懷中,

無言地哭了起來……

 
在我離家的前一天,父親忽然病倒了。

母親勸我留幾天再走,但我想了想,

覺得沒有那個必要,便毅然決然地背起行囊,搭上了南下的列車。

到廣東那家雜誌社上班之後,

我不時收到母親託鄰居給我寫來的家書,

信中總是提及父親的病情,說是一日比一日嚴重了。

母親囑咐我抽空回一趟家看看父親,

但我總是以工作太忙抽不出時間為藉口回絕了。

也許是母親見我做得太過分,便有很長一段日子沒再給我寫信。

有一天,我忽然收到母親寄來的一個包裹,

疑惑地打開一看,不由怔住了,

原來包裹裡整整齊齊地放著一疊我的手稿,仔細一看,

竟是我以前那部被父親燒掉的長篇武俠小說手稿。

我驚呆了,這是怎麼回事?

急忙拆開包裹裡夾帶的一封信,認真看起來。

信是母親託人寫的:

孩子,媽知道你一定很恨你爸,恨他不該反對你寫作,

恨他不該狠心燒掉你辛苦寫的稿子,是不是?
 
其實你爸根本沒有燒過你的稿子。

那天他把你的稿子拿到廚房後,就藏在了一堆柴禾下面,

順手將一本廢書燒了。

你爸這樣做,原本是想叫你對文學死心,

然後再叫你去學一門手藝,用以安身立命養家餬口。

因為你爸心裡比誰都清楚,像咱們這樣的窮苦人家,

一無金錢鋪路,二無人情開道,而你只是一個高中生,

想當作家,簡直難如登天。

與其眼睜睜看著你浪費精力,浪費青春,不如快刀斬亂麻,

讓你徹底死了這條心,所以你爸才狠心地……

 
後來,你爸把藏下來的這部手稿讀完了,

覺得並不比名作家們寫的武俠書遜色多少。

他這才覺得阻止你繼續寫作也許是一種錯誤。

他開始後悔起來。

但幸好經過細心觀察,他發現你並沒有真正放棄寫作,

而是採取了一種更隱祕的方式在繼續著你的夢想。

他在為你感到高興之餘,也默默地支援著你,

你書桌上的燈太暗,他就不聲不響地為你換上光線充足的燈泡,

你書房的窗戶玻璃壞了,夜晚冷風對著書桌颼颼地吹,

他就悄悄給你裝上一塊新的。

直到有一天他無意中打開你那忘記上鎖的抽屜,

發現你塞在抽屜裡的那堆因缺少郵票而無法寄出的稿件時,

他便吩咐我給你「撿」了一百張郵票回來,

買郵票的錢是你爸晚上出去抓鱔魚賣積攢下來的……

 
讀完信,我幾乎驚呆了,抱著那疊書稿,

叫了一聲爸,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

兩天後,五一節放假,我簡單收拾行李,

提了兩瓶父親最愛喝的酒,就往家裡趕去。

當我回到家時,父親早已病重不治,在四月三十日這天永遠地走了。
 
跪在父親的靈位前,我慚愧地叫了一聲爸,悔恨的淚水洶湧而
出…

標籤: -- 檢舉


一天,正走在路上,手機響了,話筒裡是個稚嫩的小女孩的聲音:「爸爸,你快回來吧,我好想你啊!」

憑直覺,我知道又是個打錯的電話,因為我沒有女兒,只有個6歲的獨生子,

這年頭發生此類事情也實在是不足為奇。我沒好氣的說了聲:「打錯了!」便掛斷了電話。

接下來幾天裡,這個電話竟時不時地打過來,攪得我心煩,有時態度粗暴的回絕,有時乾脆不接。

那天,這個電話又一次次打來,與往常不同的是,在我始終未接的情況下那邊一直在堅持不懈的撥打著。

我終於耐住性子開始接聽,還是那個女孩有氣無力的聲音:「爸爸,你快回來吧,我好想你啊!媽媽說這個電話沒打錯,是你的手機號碼,爸爸我好疼啊!媽媽說你工作忙,天天都是她一個人在照顧我,都累壞了,爸爸我知道你很辛苦,如果來不了,你就在電話裡再親妞妞一次好嗎?」

孩子天真的要求不容我拒絕,我對著話筒響響地吻了幾下,就聽到孩子那邊斷斷續續的聲音:「謝謝……爸爸,我好……高興,好……幸福……」

就在我逐漸對這個打錯的電話發生興趣時,接電話的不是女孩而是一個低沉的女聲:「對不起,先生,這段日子一定給您添了不少麻煩,實在對不起!我本想處理完事情就給您打電話道歉的。這孩子的命很苦,生下來就得了骨癌,她爸爸不久之前……被一場車禍奪去了生命,我實在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她,每天的化療,時時的疼痛,已經把孩子折磨得夠可憐的了。當疼痛最讓她難以忍受的時候,她嘴裡總是呼喊著以前經常鼓勵她要堅強的爸爸,我實在不忍心看孩子這樣,那天就隨便編了個手機號碼……」

「那孩子現在怎麼樣了?」我迫不及待地追問。

「妞妞已經走了,您當時一定是在電話裡吻了她,因為她是微笑著走的,臨走時小手裡還緊緊攥著那個能聽到『爸爸』聲音的手機……」

不知什麼時候,我的眼前已模糊一片……

標籤: -- 檢舉


一位輟學的孩子,到城裡尋活幹,找了份速食店的"外賣"工作,每月工資不高,還很辛苦,高峰期一天得送六百份速食。
  他很瘦小,又靦腆。熟悉他的客人問:"是不是不想上學,逃學來打工的?"他說是,但不是為了賺錢。這個回答讓人驚訝,他母親病了,常年藥物不斷;父親是個殘疾人,在鎮上擺了個燒餅攤,他是家裡惟一的頂梁柱。

  一位輟學的孩子,到城裡尋活幹,找了份速食店的"外賣"工作,每月工資不高,還很辛苦,高峰期一天得送六百份速食。
  他很瘦小,又靦腆。熟悉他的客人問:"是不是不想上學,逃學來打工的?"他說是,但不是為了賺錢。這個回答讓人驚訝,他母親病了,常年藥物不斷;父親是個殘疾人,在鎮上擺了個燒餅攤,他是家裡惟一的頂梁柱。

這孩子就一直在速食店送外賣,他有過許多新夥伴,但都幹不長,少則一月,多則三月,都受不了那微薄的工資而跳槽了。
而他則幹了六年,從一個小孩長成青年,遠近市場的商販們幾乎全認識他。六年時間,他們也把小孩當作速食店的老闆。直到有一天,有個新來的女孩問他:“每個月賺多少?”他紅著臉說:“三百。”她不信,說你也是個小老闆,怎麼可能只賺三百。他說自己只是個送外賣的。人們驚覺,他的確是個送外賣的,六年前就是,但他們就是不明白這孩子為什麼只做送外賣的工作。
幾個月後,他辭去了速食店的工作,開了一家家政服務公司。家政服務公司城裡很多,競爭激烈,不會有太多的生意,但是他的公司卻生意爆滿。原因很簡單,他在送外賣的六年中,認識了幾千位生意人,生意人是城裡最需要家政服務的群體,而他給他們留下了最好的印象。當他在城裡開起第四家連鎖公司,資產像滾雪球一樣膨脹的時候,認識他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一個送外賣的孩子,怎麼可能單槍匹馬在無縫可鑽的市場中脫穎而出。
他自己說:“很少會有一個人送六年的外賣,在這個城裡有嗎?”
道理竟然簡單得讓人有些不相信。

標籤: -- 檢舉


標籤: -- 檢舉


洋蔥頭,我們會悼念你…….

標籤: -- 檢舉


歡迎光臨~

《樂‧誌》 >.<   嘻嘻~    

 

標籤: --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