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大家有想過什麼是身體的醫學決定權嗎? 父母可以要求其未成年的子女捐出他的器官嗎?

Anna 只是一位11歲的小女孩,但她的出生是為了醫治她患了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姐姐(Kate)。她是試管嬰兒,在醫學科技的設計下,她與Kate有完美基因相配。由小至大,她不斷地供應凱特血液、白血球、骨髓、幹細胞,現在媽媽甚至要求她捐出她的腎臟去醫治姐姐的腎衰竭。

終於,安娜無法忍受再被當成藥糧了!她決定反擊她的父母,控告父母奪走她的身體使用權。她要自己決定如何使用自己的器官!

電影故事簡介(摘自香港雅虎):莎華(Sara)和拜恩(Brian)本來是一個幸福小家庭,惜女兒姬蒂得到血癌以後,一家人的關係受到巨大轉變。兩夫婦為了拯救女兒的生命,不惜一切再度生育,新生的妹妹安娜(Anna)成為了當中的犧牲品。依靠妹妹才能令姐姐(Kate)得以維持生命,加上密集式的治療使兩姊妹關係密切,有著微妙的感情。父母疲於奔命,母親莎華為了照顧女兒放棄了大好前途的的律師工作;拜恩亦因為妻子女強人的性格,對比下往往顯得軟弱消極,使夫妻間感情問題漸生,亦因而忽略了大兒子澤西(Jesse)的身心健康,使他成為終日遊盪欠缺關心的小童。

直至妹妹安娜11歲那年,她抵受不了終日為生病的姐姐而受盡醫療折磨,更請了代表律師,發動了一訟離間自己家庭關係的官司。她追求自由的同時,卻使患血癌的姐姐生命危在旦夕,生命進入倒數邊緣。

 

      小說封面                  電影海報

電影預告:

學們~~請你閱讀以下的文章連結後,再回答以下問題:

人間悲劇,僅此而已──《姊姊的守護者》文/大灑  http://post.books.com.tw/bookpost/blog/944.htm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其他參考資料:

台灣商務書店:

http://www.cptw.com.tw/theme_44230020/index.htm

小說試讀本:

http://blog.chinatimes.com/openbook/archive/2006/11/23/131044.html

維基百科 (英文):內含小說結局

http://en.wikipedia.org/wiki/My_Sister’s_Keeper

淺評集:

http://helenlh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668611

 

 


標籤: 姊姊的守護者, 媒體討論, 醫學決定權 檢舉

共 50 個回應

  1. aog-061537 說: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對於一般的家族來說,我認為這是合理的,普遍彼此之間都有著親情,自己犧牲一點就能救活姐姐,那又何況? 但是站在小說和電影中主角的立場,有又另一種的體會。妹妹一出生就知道自己只是為姐姐而生存於世上,年小的她從小就接受多項的手術或捐贈,這一點已經令她與其他朋輩與所不同,這對與她是一種折磨。
    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我們不應先考慮她的做法是否正確,而是應該考慮Anna的雙親有否違反道德? 他們從一開始的想法已經對未出生的小孩不公平,當中亦沒用理會Anna的感受,他們應該先想想救活姐姐卻失去妹妹,良心是否有所責備,同時也應反思自己的過錯,所以我在這情況下是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她這樣做只是為了保護自己,並沒有做錯。
    若我是Anna,我會先考慮若我這次捐贈腎臟後,明天會否要捐出心臟,無了期的延績下去? 難道要隱氣吞聲,讓自己的父母結束自己的生命? 所以我是偏向不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
    由於這次案例屬個別例子,在普遍來說,未成年的子女心智比成年人較不成熟,難以作出較理智的決定,如果在能夠影響生命安危的手術中,父母不能為子女作出最合適的決定,便會有機會危害子女的性命安危,所以父母或監護人在正常情況下應取得為子女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

    aog-061537 reply on 2009-10-21 17:47:

    王傲飛 4F (37)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33:

    哇~~你好快回覆啊~~
    同意你的話! 媽媽對Kate的愛是會令Anna難受的…也是一種折磨!

  2. aog-061510 說: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因為媽媽並不是要求妹妹獻上生命,而是協助姐姐繼續生活下去,媽媽亦有醫學決定權,因此是合理的。
    2.我不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因為父母是希望姐姐生命得延續,拯救一個生命。此外,妹妹的出生目的是為姐姐延續生命,沒有這個因素也不會存於世上。助人為快樂之本,幫人是一件開心的事,加上姐姐是妹妹的親人,妹妹應幫助姐姐生活下去,所以Anna不應控告自己的父母。
    3.如果我是anna我會幫助姐姐。我不會因一己私慾而不理會別人的生死。雖然捐了腎會與其他正常的孩子生活不同,但姐姐是我其中一位親人,我不能見死不救。加上沒有姐姐我也不再這世界。
    4.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未成年的人會因心智的不成熟而不能認真的判斷手術的風險對自身的影響。此外,未成年的人若受重傷又未能為自己決定做手術與否,父母或監護人亦未能為未成年子女作出決定。

    aog-061510 reply on 2009-10-21 18:26:

    aog-061510是4F李靜儀(7)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35:

    “助人為快樂之本,幫人是一件開心的事,加上姐姐是妹妹的親人,妹妹應幫助姐姐生活下去”
    同意啊~~
    我也會捐給姐姐!
    姐姐是親人啊~~

  3. aog-061515 說: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站在母親的立場,我認為合理,首先,付出一個腎臟并不會對女兒有很大的傷害.但卻可以救回自己另一個女兒的生命!兩個皆是自己的女兒,失去那一個相信身為母親都是不情願的.但在這種條件下,既然兩個都可以生存下去,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并不算過分.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個人而言,我贊成.若我是Anna,由小時便要長期不斷將自己的器官,身體的一部分捐出去,只為了救活姊姊!並且不能反抗,況且身為與姊姊有完美基因的Anna來說,自己的生存彷彿只是為了姊姊,那麼究竟自己的生存是否多餘?沒有了一半腎臟雖然能夠繼續生存,但對於再擁有一個健康人生已經不可能了.而且Anna的父母長期要求anna捐出器官,這是合理的嗎?控告他們已經變成是對自己的保護了.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如果我是anna,雖然感到不公,但仍會捐腎臟給姐姐.因為姊姊始終是家人,只有一個,失去了便失去了.但除了捐贈腎臟外,我不會再作其他退讓,因為身體是自己的,若要捐贈也應有自己決定,不應父母說”要”便”給”.所以我會與家人討論,不讓他們再為所欲為地無止境地要求下去.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現實中,未成年人確實需要父母或監護人為子女作決定,因為子女若未成年,心智可能未成熟,不能獨立地做出較正確的決定.若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那麼子女即使確有做手術或其他醫學上的決定時,子女不情願便不做,可能會因此而失去性命.又或子女可自行決定,若有人欺騙捐出器官時,他們不清楚卻簽了同意書,那麼對他們又是一危害.因此,父母可為子女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但在決定時需與其解釋并討論.

    譚艷蘭 4F (11)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37:

    “控告他們已經變成是對自己的保護了”
    ==>原本應該是由父母保護子女的!
    可憐的Anna~~

  4. YAN =) 說:

    (1) 我認為不合理。因為妹妹的的腎臟是她自己的,不是其他人的,她沒了腎臟對她都有一定的負面影響。她之前都已經不斷地供應血液、白血球、骨髓、幹細胞給她的姐姐,這都已為她帶來不少的痛楚和童年陰影。其實她都已經付出了不少,她媽媽應重視一下她的感受。

    (2) 我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去控告自己的父母。雖然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但她的將來亦可能會因這個原因而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

    (3) 雖然我的將來亦可能會因這個原因而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但我都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因為捐一個器官,我就可以挽回一個跟我血脈相連、很關愛我的姐姐。

    (4) 一些未成年、成熟度不高的子女,有時未能作出一些理性的決定。好像手術般,小孩多數都不喜歡做手術,因為做手術打針使小孩很怕。如果要他們選擇做不做手術,他們必選擇不做。這會使他們的病情惡化,嚴重的可能會死亡。

    YAN =) reply on 2009-10-21 18:18:

    4F 06 李詠欣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38:

    媽媽也是痛苦的~~

  5. `NAM_ 說:

    4F 03 張穎楠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認為在媽媽的角度是合理的,因為即使妹妹只有一個腎臟,在日常生活中,都不會帶來太大的影響。而且,在媽媽的角度看會認為姐妹倆應該互相幫助,姐姐有事,妹妹應該盡力去協助;反之,如果姐姐有能力幫助妹妹,姐姐都應該盡力而為。所以,我認為媽媽的要求是合理的。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我不贊成,因為在這個世上,她只有一個姐姐,若姐姐因沒有適合的腎臟而去世,我相信Anna的心裡都不會因為不用再捐腎臟而感到開心,更可能為Anna帶來一輩子的遺憾。況且如果找不到合適的腎臟給姐姐,難道妹妹真的會見死不救?所以,我認為妹妹如果真的要為了不用再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這或許是一時以氣用事。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如果我是Anna,我會為姐姐努力尋找適合她的腎臟,因為我不想再受到任何痛楚。但若果到最後都不能尋找,我也會盡力去幫忙,我一定會捐出腎臟給姐姐,因為我不想失去自己任何一位親人,何況是至親呢。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未成年的人心智上未成熟,有時候所想的,都會不顧後果,魯莽行事。若未成年的人真的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亦不能為子女作決定,那些未成年的人就可以其機會來傷害自己的身體。所謂「身體髮膚受諸父母」,父母愛莫能助,但心中卻會有一條永久而不能磨滅的疤痕。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40:

    媽媽從來未想過Anna會拒絕….

  6. aog-061520 說:

    4F 楊文慧 (13)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是合理的,首先從妹妹的角度去想,沒錯不斷的捐輸,不斷的救助的確對小小年紀的Anna十分痛苦,但是從媽媽的角度或是從家人的角度去看,捐血,捐骨髓或是捐贈器官後,姐姐的性命就得以延續下去,媽媽,Anna等人都可免除失去親人的痛苦.況且家人間就本應互相付出,扶持,所以我認為媽媽要求合理.

    2.不贊成,Anna年紀小小就要不斷承受捐輸產生的痛苦,不單只身體上感到痛楚,連心靈也會受到傷害,但是就算家人之間有不妥,覺得不滿等,也可先與家人溝通和商量,有不滿的就談到滿意為止,不需一開始就去到控告,相信只要肯溝通一定可解決問題的.

    3.如果我是Anna,我會選擇捐腎臟給姐姐.因為始終是一家人,能夠幫助的我不會拒絕議亦會盡力去幫,因為若連自己的家人也不幫,那麼就沒有人會幫了.但在這次之後,我會努力去抗衛我的利益,不會太大影響的如捐血我仍會幫,但若是要再捐器官就會想清楚才決定.

    4.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那麼後果將會十分嚴重.如要做手術,不做的後果會延誤了醫治,使病情嚴重等,但未成年的人心智還沒成熟,不清楚不做的嚴重性,只想到會很痛,很害怕等就不同意做,只會傷害了自己的身體,耽誤了醫治.所以我認為讓父母擁有子女的醫學決定權是必需的,因為相信父母所做決定的出發點都是為子女好的.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44:

    “要再捐器官就會想清楚才決定”
    與骨髓和血液不同, 器官捐了就不會再”生出來”了!

  7. aog-061514 說:

    4F 09 蕭斌英

    1 . 首先 , 故事或電影當中 , 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 我認為是合理的。 因為媽媽亦只是希望姐姐能夠病好 , 加上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 只是捐上一個腎臟 , 對於健康的妹妹 , 我認為媽媽這樣做是合理的。 但另一方面 , 妹妹的出生只為救姐姐 , 從小就好像是個醫療工具 , 不停為姐姐提供服務 , 甚至沒有一些快樂 , 那我就認為媽媽的要求不合理, 畢竟妹妹亦是媽媽的女兒。

    2. 我贊成ANNA 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 , 因為她從小就在醫院出出入入 , 慢慢地將自己身體每一部分為救姐姐而捐出 。每一個生命的出現都是神所允許的 , ANNA的身體就好像不停被人侵略 , 當姐姐需要的時候 .就要不顧一切去捐 , 但當中父母卻無理會ANNA的感受。 因為這樣 , ANNA就永遠都不可能擁有完整屬於自己的身體 , 而且不停和姐姐共用 , 卻並不是自己一個獨自擁有。父母親可說是為救姐姐才生妹妹, 這樣已經對妹妹來說是殘酷 , 現在還要妹妹把自己的腎臟捐出去 , 又是顧及姐姐的感受 , 卻沒有理會妹妹 。所以我贊成ANNA 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

    3. 如果我是ANNA , 我雖然會覺得父母是不公平 , 但姐姐危在誕夕 , 救人一名勝過七級浮屠 , 我不能因為父母對我的不公平 , 而不去救我姐姐。因為姐姐以然是我至親 , 身上同樣流著同一樣的血 , 一個腎臟可以挽回之間的感情 , 何樂以不為?

    4. 首先 , 未成年的人心智大多未完全成熟 , 例如3歲小童般 , 可能連手術是甚麼都不知道 , 不能夠正確地判斷做手術與否 。如果小童因而擔誤病情 , 犧牲的便是一條生命。所以我認為讓父母擁有子女的醫學決定權是必需的, 因為相信父母所做決定的出發點都是為子女好的 , 不會危害自己的子女 , 皆因都是自己的親生骨肉。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47:

    父母親確實是沒有考慮妹妹的感受 !疏忽了她!其實連哥哥也被忽略了~~

  8. nickname-aog-234678 說:

    4F 02 張寶珊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認為媽媽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在故事中,妹妹從出生開始的意義就只是為了挽救姊姊的生命。從生存的那一刻開始就要不斷付出自己的身體,年幼的她總是承受著生理上的痛苦。不僅僅如此,她不像普通的小孩一般得到家人的愛護。即使捐出腎臟不會危害生命,也能幫助姊姊,但這種不斷地捐贈器官的行為是對一個小孩的莫大傷害。所以我認為不合理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我不贊成。如果Anna真的不願意捐腎臟給姐姐,應該與父母好好商討,嘗試得到他們的體諒。公開表明自己的意見,對於這個家庭和她自己也會有好處。所以並不需要為此控告父母,畢竟對象是她的父母。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如果我是Anna,我會捐出我的腎臟。姐姐是獨一無二的,既不會危害自己的生命,又能拯救姊姊的生命。但是我會向父母和姐姐表態,不是姐姐需要我就會付出。我也是一個生命,我也希望做一名普通的小孩,得到家庭的溫暖。姐姐始終是所愛的家人,必然要好好珍惜和愛護。所以我會捐腎臟來愛護我的姐姐,同時也希望家人能明白我的感受。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如果未成年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的確可以讓未成年人得到保障。但是,未成年人的心智尚未成熟,若不經父母的意見而隨意決定的話可能會做出錯誤的決定。萬一未成年人選擇錯誤,可能會導致自己或他人受傷或死亡。我認為父母或監護人需要為此向未成年人提供建議,與當時人商討和解釋。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51:

    “所以我會捐腎臟來愛護我的姐姐,同時也希望家人能明白我的感受。”
    這才是一家人! 這家庭的中心是患病的姐姐, 其他全被忽略了!

  9. aog-061519 說:

    4F(12) 溫美玲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不合理,因為妹妹也有生存的權利,妹妹也是一個生命,就算姐姐生命危在旦夕,妹妹也有權選擇她的人生,應不應該拯救姐姐是個人的選擇。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贊成,因為Anna自小就不斷用自己身體的器官拯救姐姐,自己也是痛苦,他父母似乎沒有諒解Anna,Anna也深知自己捐腎後對自己日後會有不便,絕對要反抗!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因為捐後我和姐姐的生命也得已保存。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年幼子女未有判別能力,然而後果會影響自身安全,故此需要有父母或監護人為子女作決定。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54:

    同意! “因為妹妹也有生存的權利,妹妹也是一個生命,妹妹也有權選擇她的人生”!
    不要忽略了妹妹也有生命的權利!!!

  10. aog-061204 說:

    4F10 蘇曉雪
    (1)在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我認為媽媽的要求是合理的。可能在別人或 anna的心中都是個很離譜、不合理的決定。但在媽媽的眼中,既然anna可以救活大的女兒,anna亦不會有太大的危險,當然要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而且媽媽亦有妹妹的醫學決定權。
    (2)我讚成anna控告自己的父母的。雖然anna的年紀還小,可能會作不到一些較明智的決定。但是就因為anna年紀還小,在身體上就要承受很多很多的痛苦,在心靈上的痛苦更大,自己出生時父母期待的是自己的身體,這已是anna的一種傷害。現在,又要把腎臟捐出,那絕對是很過份的行為。所以我讚成anna控告自己的父母。
    (3)如果我是Anna,我會捐出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雖然是一個對自己很痛苦的決定,但是要我看著垂危的姐姐很痛苦,我會不忍的,親人是很重要的,所以我會捐出腎臟。
    (4)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的確是合理的,因為人應該擁有自己的醫學決定權。但是,未成年的人心智未成熟,不清楚手術與否的嚴重性,會因害怕而去逃避,很容易作出錯的決定,這是可以導致自己失去生命的。所以我認為父母或監護人應該可以決定子女的醫學決定權。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5 23:57:

    “未成年的人心智未成熟,不清楚手術與否的嚴重性,確實很容易作出錯的決定”
    ==>父母或監護人可以決定子女的醫學決定權。

    其實不單是決定權, 父母也要為這決定去負其責任!

  11. Sara.Ng 說:

    4F 08 吳燕姍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不合理,因為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生存權利;於故事中,妹妹的出生是為了讓姐姐得到冶療身體的所需。不過,對於一名小孩來說是十分痛苦,出生的原因是為了讓姐姐得以康復,所以,從小便不斷付出自己的身體。縱使,捐出腎臟不會危險生命,但妹妹所受的痛苦卻是無比的大。
    2.我不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因為如果她不想為姐姐捐腎的話,可以直接向父母講述自己的意願,從而得到父母的諒解;其實,無需把事情擴大,因為父母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讓姐姐得到快樂的日子。
    3.如果我是Anna的話,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因為只要捐出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她的生命便能夠得以保存;亦可以與我分享苦與樂,所以我會捐出腎臟。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於某程度上是帶來壞處,因為未成年的人,心智發展仍然處於未成熟階段,一旦,身體需要接受手術時,未能作出適當的決定,可能會抱憾終生。

  12. 呀妃 說:

    (1)我認為是合理的,因為Anna的誕生,是被設計出來的.他的出現,就是要幫助他的姐姐,這也是無可避免的.
    (2)我不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父母,因為Anna在捐腎臟之前,也曾經捐過骨髓,血液等器官,既然他願意捐其他器官,為何又不捐贈多個器官?所以我覺得Anna不應控告他父母.
    (3)如果我是Anna,我會直接捐腎臟給姐姐,因為我已經知道了父母誕我出來,是為了拯救姐姐的生命,那麼就不應多作反抗,而且這樣可以救活一條生命,好過為了自己而放棄一條性命.
    (4)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這樣會導致後果非常嚴重,因為一些未成年的人,心智可能未成熟,也不能為自己決定做不做手術,也有些未成年的人因害怕而不做手術,他們又不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到最後可能在死前也不能察覺,所以我認為應該不要讓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

    呀妃 reply on 2009-10-23 22:20:

    4F (14) 葉桐妃

  13. aog-061508 說:

    (詹敏儀 4f 04)
    1.在我個人角度而言,我認為媽媽的要求不合理,因為妹妹從小接受多項的手術和捐贈,已經為姐姐的緣故忍受許多手術帶來的痛楚。我相信,之前妹妹沒有拒絕接受手術,只是她不知自己要永無止境地為姐姐犧牲,亦不知道可以從甚麼途徑去表達自己的意願。如今媽媽要妹妹捐腎給姐姐,媽媽應該知道這會令兩個孩子受苦,本來只是患病的姐姐受病的煎熬。如果妹妹要捐腎給姐姐,那麼現在連妹妹也要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和生理的痛楚。
    2.贊成,因為Anna知道在父母眼中,自己的存在價值只是為了救姐姐,只要姐姐的病情再惡化下去,Anna要付出的就不只是血液、骨髓、腎臟。我認為Anna的父母從Anna出生起,就沒有理會Anna的感受,讓她受手術帶來的折磨。我相信,她父母為了救姐姐的性命,就算要犧牲Anna的性命也願意。就是因為以上的原因,我認為Anna與父母商量也不能達成共識,只會白費唇舌,倒不如依循法律的途徑解決。
    3.如果我是Anna,儘管身邊的人指摘我、說我自私、冷酷無情,我也不願意捐出我的腎臟給姐姐。因為多年來,我已經承受了不只兩三次的痛楚,而且我覺得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很生疏,認為不值得為「姐姐」捐出自己的器官。再者,就算我捐了腎給姐姐,也不能博取父母的關懷。最後,我想,如果我真的在這環境中,我會祈禱求神幫助、指引我的路。
    4.如果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醫學決定權,可能會對子女構成性命危險。由於未成年的子女心智尚未成熟,因此難以作出較理智的決定及承擔其決定帶來的後果。(就如以上多位同學所說,)孩子患病卻因怕痛而不想被醫治,就有機會耽誤診治而加重病情。因此,父母若能夠為未成年的子女決定才是最合適的方法,當然父母亦要考慮子女的感受,讓他們有空間發表自己的意見。

  14. aog-061533 說:

    4F31 —吳偉濠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Ans:站在媽媽的立場來說,她的要求合理。假使一個未成年的人在醫學決定權可以自行決定。到時候他/她做甚麼決定不需得到父母的同意,這是不明智的決定,須知任何醫學決定權是有風險承擔。假設手術任何意外,她自己需承擔手術後的結果,這樣使父母擔心。站在妹妹的立場來說,媽媽的要求不合理。這樣違反《兒童權利公約》,就以Anna個案為例,她的媽媽要她捐腎給姐姐,削除她的身心發展權。假設手術任何意外,等同削去她的生存權利。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Ans:贊成。基於人道立場,因為她的媽媽削去她的基本人權,她不可以參與家庭的重要決定,違反《兒童權利公約》。如果不告自己的父母,只會縱容媽媽繼續做出傷害她的行為,是不負責任的表現。況且,她並不是自願去捐腎的,日後對她的身心發展造成難以磨
    滅的痛害。使她與媽媽的關係惡化。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Ans:我會考慮找尋人家幫助。因為媽媽始於傷害了我。自己希望想健康快樂地成長。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靈魂是永生的。我不想讓自己的生活後悔一生。損腎臟給姐姐不一定只有我的才有效,其他人都可以。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Ans:手術的風險父母並不能知悉。假若小朋友的智力是有問題的,他不知道有風險而隨意簽署,假設手術任何意外,她自己需承擔手術後的結果,這樣使父母擔心。

  15. aog-061206 說:

    袁麗君 4F(15)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在媽媽的角度我認為是合理的。第一,作為母親想救自己的女兒是正常的;第二,就算妹妹只剩一個腎臟,亦能正常地生活,對她的日常生活並沒有很大的影響;第三,只要妹妹能捐出一個腎臟,就能讓自己的姊姊繼續生活下去。可是,妹妹從一開始就如「複製人」的身分出現,生存目的彷彿是為了姊姊,而且她的父母沒有理會過Anna的感受、個人意願,也沒有周詳考慮未成年的Anna捐贈後對身心方面的影響及危險性,現今捐血也要十六歲才能在家長同意之下才可捐血,但Anna只是一名十一歲的女生,這樣的捐贈,也許對她的思想、發展有重大影響。

    (2) 若果站在理性的角度,Anna是應該控告她的父母的,因為身體是她自己的,怎樣去運用是她的權利,不應涉及第三者。即使需要她的器官,也要徵求她的同意,不能因為以父母的身分去「強迫」她去捐贈腎臟,而且這種事對於Anna來說,已經並非第一次,之前已捐贈過血液、白血球、骨髓、幹細胞,已經到達無可忍耐的地步;加上,在法例上殺害他人當然要受刑罰,但見死不救,也不會受到任何懲罰,故此Anna控告父母是可理解的。可是,法律不外乎人情,見死不救是不應該的。在理Anna是有權利控告父母,但在情方面,她是不應該的。她的身體是來自父母,父母將她的器官去拯救另一女兒,並不是去作奸犯科,或是賣器官。加上,那個人是她的姊姊,她應該為自己能夠幫助姊姊得到更多生存日子而慶幸,應該體諒作為父母看到女兒受苦而無計可施的悲痛,故此,我不贊同Anna控告自己的父母。

    (3) 若果我是Anna,我會把腎臟捐給姊姊。因為即使失去一個腎,我仍然能夠生活,並且對我的日常生活影響不大,加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捐出一個腎臟就能延續姊姊的生命,這是絕對值得的。而且姊姊已經垂危,即使有其他方法,也沒有任何思考的餘地,即使父母並沒有要求,但我亦會自願捐贈。

    (4) 未成年的青年心智未必成熟,容易受他人利誘或朋輩影響,也許會做出輕易賣出器官以換取金錢的舉動,結果後悔莫及,去到無可挽救的地步。故此我覺得父母在為自己未成年孩子身體作決定時,應該徵求孩子的同意,以及清楚講解因由和顧及其感受。未成年的青年對自我價值觀的界定還未清晰,若果像Anna一樣,以為姊姊續命的方式存在,容易令他們產生錯覺,覺得自己是一樣「工具」、「物件」多於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16. nickname-aog-696791 說:

    4F 38 黃子庭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覺得媽媽的要求合理。因為在妹妹未成年的時候,她身體上的決定是監管人決定。而且捐腎臟給她的姐姐也不會對她的生活有影響。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我贊成。因為身體始終是屬於Anna的,對於這種可能要承受一定風險的事情,我覺得應該由本人覺頂比較好。對於她的父母,給她的感覺就好像她的生存目的是為了救她的姐姐,而且從小時候就開始一直給她的姐姐捐骨髓等等,所以Anna對此可能會對她的父母產生厭惡等等的感覺,所以她的行為是可以諒解的。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我會捐腎臟給我的姐姐。畢竟都是一家人,對於父母的行為我或許會感到反感。但是對於我的姐姐的話我會捐腎臟。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我認為這樣的話有很多的青少年會因此去做傷害自己的事,例如將自己的器官賣出來換取金錢,這樣的事情如果在青少年之間慢慢的傳播開的話就會導致整個社會的青少年受到很大的傷害。

  17. King仔 說:

    林鴻毅 4F [29]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我認為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是合理的,
    因為基於故事中的背景,Anna是她父母爲了延續姐姐的生命而再育的試管嬰兒,試想想,若Anna的父母不是爲了要延續她姐姐的生命才再育Anna,難道Anna還可能存活在這世界上嗎?再者,只需捐出腎臟,又不是要了你的命,有什麽比生命還重要?難道是自己日後的生活如果美好嗎?一個腎臟不會致命,卻能救人一命。因此我認為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是合理的。
    2] 若基於故事中的資料,我想以中立的方向出發。Anna爲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在實際上的層面上,我認為她的行為是非常自私的,第一,她能存活是因為姐姐的關係;第二,生命是多么重要的東西,只需捐出腎臟就能救回一條生命,自己卻不會死亡。但根據故事的內容,以理論上的層面來說,我認為Anna這樣做是情有可原的,畢竟她的人生在未出生前已決定了,是爲了延續姐姐生命而誕生的,從小便要一直捐骨髓給他姐姐,Anna可能會覺得自己的存在只是父母要滿足延續姐姐的生命,而卻不在乎自己,從而會對父母產生反感,厭惡,最後作出找律師控告自己父母的事件也是情有可原的。
    3] 如果我是Anna,我會選擇捐腎臟給姐姐,基於從小就不斷捐骨髓給姐姐,我們之間也已經產生了不容易破滅的感情,若只需捐出腎臟就能救回姐姐的性命,我覺得是很值得的,反正也不會對我產生什麽壞影響,最多運動不夠好,在怎麼不好也不會對生命造成危險,更何況有姐姐陪著的話,以後的人生也不會寂寞。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我認為是見大事,而且非常嚴重,未成年的人在決定所有事上都是猶豫不決的,而且不夠理智,若他們的生命危在旦夕,必須要做手術的話,他們因不想,怕,而決定不做手術的話,他們的生命便就此結束,父母的決定往往都是爲了子女著想,所以我認為未成年的人不應該享有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到了成年后,思想成熟后再享有就最好不過。

  18. 素°敵→ ● 說: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認為媽媽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因為從一開始,媽媽的出發點就只是想把姐姐救活,雖然這個捐腎臟手術並不會導致妹妹死亡,而且又能夠救活姐姐,但媽媽的做法令人感到不安,說到底,她只是為了救活姐姐才養下妹妹,似乎想以生命換取生命。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我贊成她這樣做,因為我認為這件事確實不合理。第一:父母只是為了救回姐姐才養育妹妹,無人性的做法。第二:即使妹妹未成年,身體器官捐贈權依然無法自行決定,但她畢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感受。第三:人並不是為了別人而生存,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若父母胡亂決定其生存方式,只會令妹妹像傀儡一樣,任意操縱。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我會捐增器官。姐姐只有一個,而自己失去一個腎臟也不會導致死亡,仍可照常生活,何樂而不為?對於父母的做法的確反感,把自己的生命當成傀儡般,但看到姐姐的份上,怎樣都要捐。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這會出現很多不必要的事故,若然一個心志未成熟,還未懂事的小朋友自行決定做捐贈手術,從而導致身體殘障或死亡,只會令事情變得更壞。我的確不贊成父母決定子女的身體醫學權,但最重要的事能夠與子女好好溝通,若父母能好好的教導子女,知道捐贈器官是能夠幫人的,相信子女亦能夠自願捐贈。

  19. 素°敵→ ● 說:

    4F 彭瑋煒 (32)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認為媽媽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因為從一開始,媽媽的出發點就只是想把姐姐救活,雖然這個捐腎臟手術並不會導致妹妹死亡,而且又能夠救活姐姐,但媽媽的做法令人感到不安,說到底,她只是為了救活姐姐才養下妹妹,似乎想以生命換取生命。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我贊成她這樣做,因為我認為這件事確實不合理。第一:父母只是為了救回姐姐才養育妹妹,無人性的做法。第二:即使妹妹未成年,身體器官捐贈權依然無法自行決定,但她畢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感受。第三:人並不是為了別人而生存,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若父母胡亂決定其生存方式,只會令妹妹像傀儡一樣,任意操縱。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我會捐增器官。姐姐只有一個,而自己失去一個腎臟也不會導致死亡,仍可照常生活,何樂而不為?對於父母的做法的確反感,把自己的生命當成傀儡般,但看到姐姐的份上,怎樣都要捐。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這會出現很多不必要的事故,若然一個心志未成熟,還未懂事的小朋友自行決定做捐贈手術,從而導致身體殘障或死亡,只會令事情變得更壞。我的確不贊成父母決定子女的身體醫學權,但最重要的事能夠與子女好好溝通,若父母能好好的教導子女,知道捐贈器官是能夠幫人的,相信子女亦能夠自願捐贈。

  20. 5E 39 Wong Wai Ki 說:

    4F 39 黃偉奇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認為不合理,我的個人看法是妹妹不是姐姐身體的後備,不是姐姐身體需要什麼便一句要求妹妹無條件付出.妹妹小時候已多次拯救了她的姐姐,如果還要在這年紀小小的小女孩取走身體的一部分,對她的身心都會造成極大負荷,而且都會令姐妹兩人都承受了手術之痛,所以我認為不合理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贊成,因為身體是屬於anna 自己的,她有最基本的權利決定自己有健康的身體成長和身體的控制權.她生存的目的不是要拯救她的姐姐,即使她的父母是這樣想,加上anna 小時候已經多次捐贈骨髓給姐姐,我認為anna 應該在此時反抗,拒絕一些她不願意而且無理的要求!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如果我是anna, 我會捐出我的腎臟給垂危的姐姐. 因為人有惻隱之心,我不會忍心我的姐姐因為我而失去了生命,我會犧牲我自己,都會保住姐姐的生命.再加上我存在的部分原因都是因為姐姐需要我,既然如此,我捐出腎臟是理所當然的.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未成年的人便可以保障自己的利益,如anna,但同時會產生不同的問題.未成年人士的心智大多未完全成熟,在一些重要問題很容易會造成嚴重後果.如小朋友有重病,需要做手術時,因為怕而不做,會令自己的生命有危險!如果有父母或監護人為他們做決定時,相信會以他們的健康和利益為大前提,作出正確的決定.所以我認為父母或監護人可以決定子女的醫學決定權其實是正確的.

  21. aog-061301 說:

    4F 01 陳家怡
    1) 我認為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是合理的,因為妹妹的誕生是基於姐姐的因素,媽媽亦是爲了要延續姐姐的生命而再次生育,誕出妹妹。所以我認為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是合理的。
    2) 我贊成Anna爲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Anna的出生是爲了要延續姐姐的生命,她的出生也是爲了這樣,從小就一直為姐姐捐骨髓的Anna,現在又被要求捐骨髓,很有可能因為厭倦這種行為,而去憎恨自己的父母,爲什麽一定要這樣,她的憎恨造成他去控告自己的父母也是在所難免的,所以我贊成Anna爲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
    3) 如果我是Anna,我會捐出我的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基於從小就一直捐骨髓給姐姐,已經形成了一種難以忘卻的感情,自然不想姐姐有事,還有沒了腎臟不會致命,捐腎臟就能救回姐姐,那我也不會憐惜什麽。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就會造成很多危險誕生,例如小孩子患了重病,必須動手術,而小孩子就自行決定不做,那結果會怎樣?不用我說你也知道了。因為我覺得未成年的人不應該擁有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在他們心智尚未成熟之前,應由父母代理享有子女身體的醫學決定權。

  22. aog-061330 說:

    4F 吳萬超(30)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父母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認為這個要求合理。首先這個只是一個要求,並不是強迫。而且人有兩個腎臟,所以捐出一個腎臟不會有太大影響。而這樣就能救活姐姐的生命,又何樂而不為呢!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贊成。雖然媽媽單單這樣提出一個要求是合理的。但是這父母生anna出來的目的只是當他作工具,何況那對父母亦可以捐出他們的腎臟。所以假如父母要求他捐出是,anna就可以提出反對,但當父母強迫時,就要作出法律的控告。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為免父母得寸進呎,我是不會捐出的,因為現今科技發達,已經有人工腎臟,所以就算我不捐,姐姐亦同樣可以得救。若是父母強迫我,我同樣會作出法律的控告。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若然於一個心志未成熟的子女而言,子女可能怕做手術而不接受手術,令自己生命受威脅。所以這個決定權應由當時的醫生來決定交給誰。這樣就能保障到未成年的小朋友有一個較佳的決定。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6 00:17:

    “這個只是一個要求,並不是強迫。”
    對啊~~媽媽只是要求, 沒有強迫妹妹捐贈, 而且,媽媽沒有責備妹妹控告她!

  23. aog-061217 說:

    4F 25 郭浩鋒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因為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妹妹的生命不會有很大的傷害,更救回自己姐姐的生命!令家庭中不過小了任何一個成員。若姐姐死了,家中的成員也不會怪責Anna不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更可避免同時失去兩個孩子的痛苦。
    (2)我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因為雖然Anna的年紀還小,可能會作不到一些較明智的決定。但在身體上就要承受很多很多的痛苦,所以有保護自己的權利。而且現時Anna要付出的就不只是血液、骨髓、腎臟。那麼,未來還要好付出些什麼呢?Anna的身體對於這種可能要承受一定風險的事情,應該由Anna自己選擇。
    (3)如果我是Anna,我仍會捐腎臟給姐姐。因為我沒有別的姐姐了,而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不會危害自己的生命,又可以救回親人的性命。而且不捐腎臟給姐姐,而間接害死姐姐,我會一生人也不會安樂的。同時姊姊已經垂危,就算是陌生人也不會見死不救,何況是自己的姐姐,所以我會捐贈。
    (4)在現時,未成年人確實需要父母或監護人為子女作決定,有時候所想的,都會不顧後果,魯莽行事。如果因而擔誤病情 , 所犧牲的便是一條生命。所以我認為讓父母擁有子女的醫學決定權是必需的。而且子女是父母或監護人的致愛,相信也不會危害自己的子女。

    Miss Wong (^_^)v reply on 2009-10-26 00:19:

    啊~~~過了12點了~~~
    今次就算你ok啦! 下次緊記要準時了!

  24. 杰佬 說:

    陳俊杰4f(16)
    (1)我認為她的要求是不合理。雖說常人只有一個也能生存,但相對地的負擔也大。就算她這次可以挽救姊姊的生命,但還能救她多少次!?沒有人可預料病情的變化,這次是腎臟可能下次便要妹妹的心臟……以妹妹的生命換上姊姊的,就算能活過來,都足以令自己內疚一世。既然自己命該如此,為何還要他人去代自己受苦呢!?
    (2)我贊成。因為這樣可讓自己的父母知道就算是被製造出來的人,也享有生存的權利。也可以避免下一個Anna的出現。
    (3)我依然都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雖則不知道下次父母要我什麼的器官,但是製造我出來的是父母,姐姐也是毫無先兆下接受我的出現。我相信如果姐姐是成人的話,他一定會阻止我的出現。所以姐姐不是存心要我獻出生命,只是受到父母的左右,沒有決定權。而且她是我唯一的姐姐,拯救她也是的的責任。我更不想因我拒絕捐出腎臟而令到她與父母的關係變差。
    (4)未成年的人心智還沒成熟,很多時都會因不必要的因素而拒絕做手術。如果讓他們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未免太過言之尚早,若因此而造了錯誤的決定,更可能失去生命。

  25. aog-061324 說:

    4f 20 鍾皓暉

    1. 我認為她媽媽的要求不合理,雖然說沒有一個腎臟,可能仍然能夠繼續生命,但今次可能是給予腎臟,但是下一次會否需要給予更嚴重的器官,什至影響了她自己的日常生活,更關係到她的性命,因此,她媽媽的要求不合理。

    2. 我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她自己的父母,雖然說是她的父母創造出來,但是,她的出現只是為了她姊姊的生命,以她的身體作醫療作用,這樣,她只會在她姊姊的影子上,她的人生更會變得亳沒意義,因此,要控告她自己的父母,以引起社會的關注。

    3. 如果我是Anna,我會以律師去與父母達成共識,去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但協議不會
    給我使用身體的權利給父母,捐贈與否需要我決定,而非任由別人去操縱及擺佈,因此,依然都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未成年的人可能作出錯誤的決定,因為他們的心智仍未完全成熟,可能會因怕痛等因素,因而錯過重要的手術,這不但可能令未成年的人的生命受傷害,更會令身邊的人受傷害,因此,應由父母作決定。

  26. aog-061527 說:

    4f (23)何國禧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我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今次的病人是她的姊姊,她的親人,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是一條生命。對自己的身體沒有太大的負面影響,又可以保護家庭的成員,家人應該互相幫忙。加上Anna出生後沒有受到不公平的待遇,都有一般正常人的權利,每天都賞受家庭生活,何樂而不為呢!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我不贊成,Anna得一位的姊姊,相信她的姊姊有病,也不會忍心不幫助她,我想Anna都是一時看不開,認為父母當他是一個機器,去救姊姊。其實我覺的他的只是父母愛女心切,沒有顧及Anna的感受。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如果我是Anna的話,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因為她是我的親人,而捐出自己的腎臟又不會有太大的負面影響,又可以救回親人的性命,何樂而不為呢!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正所謂「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他們養育你,有權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因為子女若未成年,心智可能未成熟,不能獨立地做出較正確的決定,如要做手術,不做的後果會延誤了醫治,令病情更嚴重。父母擁有子女的醫學決定權是必需的,因為父母所做決定都是為了子女著想。

  27. aog-061534 說:

    4f (33)譚業平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站在為人母親的立場,眼看自己我女兒受到病魔的煎熬,而女兒付上少少,而當中的風險又可以承受的話,又可以救人一命,加上根據題目,這只是一個要求,,而不是強迫。在利多於弊的情況,又有選擇的餘地,我認為這是合理的。
    (2)我不贊成,作為子女,看見家人已為姊姊我病而煩惱,媽媽放棄了大好前途的的律師工作,而爸爸也變得意志消沉,而當中身患重疾的姊姊知道自己我妹妹因自己而控告自己的父母也會感到壓力,好可能會因而影響病情,我認為和父母加強溝通比控告自己的父母更實際。
    (3)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因為這在我能力的範圍內,原本由小至大,她不斷地供應凱特血液、白血球、骨髓、幹細胞,都已捐出,而人一個沒有好大用途我腎而又能救助垂危的姊姊又可需憐吝惜?
    (4)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後果將會不堪設想,例如要做手術,小童因怕痛又不做,最後有機會危害他們的安危。另一方面,他們的心智未成熟,自己作決定時,好可能被利用,例如有人用玩具來誘使他來捐出器官。

    ps:所謂的愛一旦扭曲,有時候會比恨更可怕。

  28. aog-061525 說: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不合理。因為媽媽是有意地把Anna的基因調教得與她姊姊的基因一樣,可見媽媽只是把Anna當作為一件工具。利用Anna的器官去救姐姐的生命,所以媽媽不尊重Anna的性命。

    2.我不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她自己的父母,雖然她的父母利用她的生命去救姐姐的生命,但是父母永遠都是父母,這是永不改變的,所以不應控告她自己的父母,我認為Anna應與父母說明自己的感覺。

    3.如果我是Anna,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雖然我是用來拯救我的姐姐的生命而被我的父母創造出來的,但是我的器官可用來拯救一條人命,我豈不是十分偉大!而且這是我的姊姊,我應該放下愁恨去拯救我的姊姊。

    4.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而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的話,這可能會令器官販賣問題嚴重或令未成年的病人因不造手術或太遲造手術而令生命有危險。因為未成年的人的心智未完全成熟,可能會出作錯誤的決定。而且他們可能會怕痛或其他原因而不進行手術。所以我認為應由父母或監護人為子女作決定。

  29. aog-061525 說:

    4f (19) 周智傑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不合理。因為媽媽是有意地把Anna的基因調教得與她姊姊的基因一樣,可見媽媽只是把Anna當作為一件工具。利用Anna的器官去救姐姐的生命,所以媽媽不尊重Anna的性命。

    2.我不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她自己的父母,雖然她的父母利用她的生命去救姐姐的生命,但是父母永遠都是父母,這是永不改變的,所以不應控告她自己的父母,我認為Anna應與父母說明自己的感覺。

    3.如果我是Anna,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雖然我是用來拯救我的姐姐的生命而被我的父母創造出來的,但是我的器官可用來拯救一條人命,我豈不是十分偉大!而且這是我的姊姊,我應該放下愁恨去拯救我的姊姊。

    4.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而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的話,這可能會令器官販賣問題嚴重或令未成年的病人因不造手術或太遲造手術而令生命有危險。因為未成年的人的心智未完全成熟,可能會出作錯誤的決定。而且他們可能會怕痛或其他原因而不進行手術。所以我認為應由父母或監護人為子女作決定。

  30. nickname-aog-328659 說:

    4f(40)黃咏詩
    1.我認為是合理的。因為如果Anna捐出腎臟給姐姐可以同時保住兩人的性命,媽媽更願意是看到這樣的結果。看著姐姐離死亡越來越近,媽媽卻無能為力,作為母親,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此她才會想出這個辦法來讓姐姐繼續生存下去。而且Anna捐出腎臟后,或許會帶來生活中的一些不便,但還是能夠快樂地生活。而且姐姐是她親人,所以我認為這樣做事合理的。
    2.不贊成。雖然自己身體的取捨應該由自己去決定,但是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有價值的,雖捐腎并不是Anna生命價值的所有體現,但能幫助至親也是非常有意義的。她應該站在媽媽角度想問題。媽媽并不是想傷害她,只是媽媽不願看著姐姐那麼痛苦自己卻幫不上忙。媽媽是想讓姐姐生存下來。Anna應該想一想媽媽的苦衷。
    3.我會捐腎臟給姐姐。因為姐姐是我的至親,世界上就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拯救姐姐了。捐出腎臟可以換來一個生命,同時也換來了一家人的幸福,這是多么重於泰山的割捨。因為家人是我們一輩子最親的人,可以讓家人幸福,也是自己最大幸福了。
    4.由於青少年的心智都未成熟,有時一些決定是錯誤的。而沒有父母或監護人的糾正,可能導致日後後悔。青少年的判斷能力較差,知識也較短淺,應該由父母或監護人做決定會更加適合。而且青少年容易受人影響,可能聽別人一句話,就不管對錯就去做手術,可能會傷害到自己的身體或是手術后帶來的後果。

  31. aog-061532 說:

    4F(28)梁濼熹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因為故事中Anna的姐姐因血癌的關係而離死亡越來越近,由於Anna的媽媽希望可以教活Anna的姐姐,所以要求Anna捐出她的腎臟而救活Anna的姐姐,是一件非常合理的事情。
    2.)不贊成。因為Anna的姐姐已經到達快要死亡的地步,以Anna卻為了不用給腎臟給她的姐姐而去控告她的父母,這樣做的話就等同放棄她的至親的性命,我認為Anna應該盡力而為,捐出一個腎臟對她的身體並沒有很大的影響,但還可以救活一條性命。所以我並不贊成。
    3.)我會捐出自己的腎臟來救姐姐
    4.)未成年的人可能作出錯誤的決定,因為他們的心智仍未完全成熟。青少年的判斷能力較差,知識也較短。可能要做手術時,不做的後果會延誤了醫治,令病情更嚴重。

  32. 陳冠誠 說: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1.我認為媽媽的要求不合理,雖然姐姐不幸患病,身為母親的她亦很傷心,但她不能為了這些作為藉口而取去妹妹的腎臟,這對於一個未成年的女孩來說這是相當痛苦,日後生活亦會因此而改變。

    2.我不同意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因為這始終也是家中的事。正所謂【家醜不出外傳】,雖然父母要求她捐腎臟給姐姐,但我認為她應該向父母表明自己的想法,而不應該去控告自己的父母。

    3.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因為她始終也是我的親人,即使令我日後生活作出改變,我亦會捐腎臟給姐姐。

    4.這會導致一些不明智的決定,而且後果可能會很嚴重。例如一位準備做手術的小孩,因為怕痛而不想做手術,結果可以很嚴重。所以父母或監護人應為子女作決定。

  33. 黃啟銘 說:

    1)我認為是合理的。因為如果Anna捐出腎臟給姐姐可以同時保住兩人的性命,在為人母親的立場,眼看自己我女兒受到病魔的煎熬,而女兒付上少少,而當中的風險又可以承受的話,又可以救人一命。看著姐姐離死亡越來越近,媽媽卻無能為力,由於Anna的媽媽希望可以救活Anna的姐姐,所以對Anna作出要求,而這是一個要求,而不是強迫,所以我認為這是合理的。

    2)我不贊成。因為雖然自己身體的取捨應該由自己去決定,但是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有價值的,由於Anna姊姊的事情令媽媽放棄了大好前途的的律師工作,而爸爸也變得意志消沉,
    她應該站在媽媽角度想問題。媽媽是想讓姐姐生存下來,Anna應該想一想媽媽的苦衷。雖捐腎并不是Anna生命價值的所有體現,但能幫助至親也是非常有意義的。

    3)我會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雖然我的將來亦可能會因這個原因而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但捐出腎臟不但可以換來一個生命,而且同時也換來了一家人的幸福,可以挽回一個跟我血脈相連、很關愛我的姐姐,所以捐出器官給姊姊是值得的。

    4.由於青少年的心智都未成熟,有時一些決定是錯誤的。而沒有父母或監護人的糾正,
    可能導致日後後悔。青少年的判斷能力較差,知識也較短淺,應該由父母或監護人做決定會更加適合,而且青少年容易受人影響,可能聽別人一句話,就不管對錯就去做手術,
    可能會傷害到自己的身體或是手術后帶來非常嚴重的後果。這樣會導致後果非常嚴重,而我認為父母或監護人需要為此向未成年人提供建議,與當時人商討和解釋。

  34. 鄧力豪 5E36 說:

    (1) 在小說或電影故事中,媽媽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你認為媽媽的要求合理嗎? 請寫出你的理由。
    其實我覺得不太合理,儘管妹妹所付出的能夠保住姐姐的性命,儘管姐姐以後能夠過回正常的生活,但是,誰去彌補妹妹所失去的?今次可能是給予腎臟,但是下一次會否需要給予更重要的器官,以後甚至是會影響了妹妹她自己的日常生活,所以媽媽的要求其實要有一點兒過份。
    (2) 你贊成Anna為了不用捐腎臟給姐姐而去控告自己的父母嗎?請寫出你的看法。
    其實父母只是作出一個請求要求妹妹捐出自己的腎臟去救姐姐的生命,並不是強逼,我覺得還有與父母商量的餘地,用不着要控告自己的父母。
    (3) 如果你是Anna,你會怎樣行?捐腎臟給垂危的姐姐,還是有其他的決定呢?
    如果沒有其他合適的腎臟的話,唯有捐自己的腎臟了,因為她是我的姐姐。
    (4) 如果未成年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其身體的醫學決定權,父母或監護人不能為子女作決定,例如:做手術與否。這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由於未成年的子女心智尚未成熟,因此難以作出較理智的決定及承擔其決定帶來的後果。孩子患病卻因怕痛而不想被醫治,就有機會耽誤診治而加重病情。

留下回應

請閣下先登入然後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