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2009-10-05 14:15 by ued-crils

瀏覽:2,603

在訂立「獨立專題探究」的題目時,同學往往會問:「我怎麼知道我的探究問題是甚麼呢?」是的,問題不會由老師直接告訴你的,你要自己找出來,所以探究問題開始時並沒有一個既定的答案。或許,你會繼續追問:
「那麼,我該如何釐清問題呢?」同學可以嘗試運用Ogle(1986)的「知-想-學圖表,K-W-L」(Know-Want-Learn)來界定探究問題,便能循序漸進地建構出專題探究「訂題」的鷹架(Scaffold),因為此圖表有助同學釐清相關題目中已知道的、想知道的,和完成研習後會學到甚麼,以及如何學得更多。

現在你嘗試沿以下的軌迹(即步驟一至步驟三)進行思考和探索:

步驟一:知(Know):「你知道甚麼?」
你需要把自己對有關題目所知道的寫在「我已知道」的這一欄內。你可以反問自己關於主題的「字」、「詞」、「片語」,並用腦力激盪的方式寫下「我知道甚麼」,即是你的「已有知識」(Prior Knowledge/Concept)。

步驟二:想(Want):「你想學甚麼?」
你可以把這「我想知道」的探究問題放在第二欄,此步驟是你提出自己感興趣的問題。你可以先運用「六何法」( 英語的6 個W ) , 又稱六個普世適用的問題:何人(who)、何時(when)、何地(where)、何事(what)、為何(why)、如何(how),幫助自己整理問題和系統地思考。鼓勵你嘗試提出新穎及富批判性的問題,換一個新的角度(包括價值和知識)去思考舊有的答案。

步驟三:學(Learn):「你已經學會了甚麼?」
你要把搜集好、選擇過,也整理好的所有相關資料填在第三欄,也要列出所學習到的知識(包括價值和技能),並且在這階段中嘗試解答在W欄中所列舉的問題,尋找答案可能用得着的途徑或資源,例如通過閱讀、討論、訪問、看影片、上網找資料,以解決問題。

 

以下,筆者嘗試以「全球化」(以麥當勞化為例)對本土文化的衝擊和影響為例,引導同學運用「知-想-學圖表」來訂立富有社會性和探究性的探究題目,以跳出固有的認識,例如只數算食物種類和特色,未有觸及與文化相關的概念。

你可以先思考於麥當勞所見所聞的人和事,即五官經驗(眼、耳、鼻、舌及手指),例如回想餐牌、人們對話、地點空間、食客等,歸納出一些重點,然後挑出某些有興趣的項目,作為研究或探討的主題,開始探索此文化的特色及歷史背景。

步驟一:知 Know(我已知道的)
在「麥當勞」這類由大財團操控的連鎖店裏,消費者基本上在一個控制的場景(controlled context)下,被動地給灌輸了一套提煉過的世界觀。例如食客沒有吃過真正的Foccacia(香草燒雞),就會乖乖地相信麥當勞給他提供的定義:這就是「香草包」!這就是「意大利」!

步驟二:想 Want(我想知道的)
「麥當勞」有甚麼經營模式?這些模式對社會、民生、文化及意識形態等各個範疇(例如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對人對事的價值觀,對甚麼是「應該/不應該」,甚至對生活的追求等等)帶來的衝擊和影響為何?

步驟三:學 Learn(我所學到的)
當我們下意識地僅僅把「全球化」等同「經濟一體化」的時候,美國社會學家George Ritzer提出的四個有關麥當勞化的核心理論:效率(Efficiency)、可計算性(Calculability)、可預計性(Predictability)、控制(Control)。
美國社會學家George Ritzer提出的「麥當勞化」是指一個社會經歷着擁有速食餐廳特色的概念,亦即是社會學理論中所指「福特主義(Fordism)」,大規模標準化生產模式的表表者。
‧效率(Efficiency)——麥當勞強調效率的哲學是:「最少工夫、最多利潤」的原則。例如做漢堡的圓形麵包,經三番四次的實驗改良以後,來貨時已早經切割,員工只需要一層層的把它們取出,再加醬加肉加菜,便可大量製造漢堡包。在麥當勞工作的年輕人,長期接受這一套訓練,「要快要多」是被標榜的生存之道。
‧可計算性(Calculability)——麥當勞將一切服務質素都約化為數字,所以愈大愈多,就是愈好。能計算得到的,能量化的,才信得過,才是實在的成績表。於是,我們崇奉「巨」無霸、「雙層」芝士漢堡、「加大」汽水,和「買一送一」優惠。所有漢堡包都是直徑3.5英寸,牛肉餡必然是3.875英寸。這樣,才可以製造出牛肉餡湧出麵包的假象。一切的成果,都經過精密的計算。底下的潛台詞固然是:「斤斤計較才能得到想要的東西。計較不到的,別相信。」明白了這種邏輯,自然會清楚為何企業傾向以「成本效益」為權衡原則。
‧可預計性(Predictability)——麥當勞認為,能預測到的東西,才可以保證產品的水平。所以在世界各地的M,看到的是大致相同的櫃檯、椅桌、制服、菜單、贈品,甚至為小朋友顧客推出的生日會程序。久而久之,各個生產綫的員工及顧客都相信「統一」就是最高的指導思想,所有不一致的東西都應遭摒棄。同樣的邏輯,被用到其他企業的範疇,消費者對於改變了包裝(不一致)的產品,都會投以懷疑的目光,我們寧願選擇一致的東西。擴展到其他範圍,所有「出位」的思想行為,都必遭受一定程度的審查與打壓,在追求一致的時候,也不知道我們扼殺了多少創意。
‧控制(Control)——麥當勞習慣用非人工具與程序作有效的控制,把人的行為極度約化為機械式的動作。所有員工都會對顧客笑面大展,還會在交易完結時加上一句:「歡迎你下次光臨!」問題是,這種皮笑肉不笑的問候及恭維,是否與其內容想要表達的相襯?其實,其他服務業的員工,也採取了相同的態度。我們不難在日本餐廳、台灣料理,聽到發音不準、似是而非的歡迎語,不但把歡迎的氛圍打了折扣,也不斷地訓練一班用不誠懇心態說誠懇話的人。

由於篇幅所限,有關「怎麼運用『知-想-學圖表』界定探究問題?」的討論,留待下次再談。 (10月12日續)

參考書目
‧ Ogle, D. (1986) K-W-L: A Teaching Model that Develops
Active Reading of Expository Text. The Reading Teacher, 39.
‧ Ritzer, G. (2004) The McDonaldization of Society. Sage
Publications, Inc.
‧ 馮一沖 《漢堡‧狗肉‧全球化── 一個社會學者的飲食文化想像》載於《思》雙月刊:第107期。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7。
‧ 林祐聖、葉欣怡譯:《社會的麥當勞化》
(原著George Ritzer The McDonaldization of Society )。
台北:弘智文化事業,1999。

文:香港教育學院  通識計畫研究組 吳卓穎
(轉載自2009年9月28日《星島日報》《通識大全》)

 

標籤: -- 檢舉

留下回應

請閣下先登入然後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