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網誌 EdBlog

載入中…

2010-03-08 11:33 by ued-crils

瀏覽:7,621

問卷調查的意義

         試想像,若有一天你收到一封電郵,邀請你做一份有關使用電郵習慣的問卷,問卷劈頭第一條問題就有:「你有使用過電郵這種通訊方法嗎?」對於這份問卷,你會作何感想?

         假若我們要做有多少香港人使用電郵及其使用情況的問卷,以電郵方式進行問卷調查將會是一種荒謬的手段,因為收到問卷的人不問而知是正在使用電郵者,問卷將無法到達不使用問卷的人,或不會開啟陌生電郵的人手上。

         問卷(questionnaire)的應用在現今社會中真是非常廣泛。無論是嚴肅的學術研究、政府以至私人的民意調查、市場調查、屋苑以至學校的意見收集等等,它作為對某群體的觀點、態度、認知水平、行為模式等作數據收集都是相當有用的。但以上的例子亦暗示了,若問卷調查進行不得法,收集得來的數據不單不一定準確,甚至會產生極嚴重的誤導。

         事實上,在通識科議題探究為本的學習中,問卷亦是同學們喜歡使用的工具。以下我們看看幾個問卷調查較易犯的弊病,給同學作個提醒。

 

取樣的考慮

         問卷的作用,在於我們不必對某群體每一個成員都做冗長費時的查詢,而只要抽取其中一些成員作為樣本(samples)進行問卷調查,並且抽樣(sampling)的方法和樣本的數量足夠的話,調查的結果對此群體便有代表性。

         首先,樣本的數量不可太少。例如同學若想調查本校學生的宗教立場,當然不能只隨便找身邊三五知己做問卷便算。其次,樣本的抽取要有一定的隨機性,取樣的時候不可有所偏差(biased)。例如要知全校同學的宗教信仰立場,便不可一面倒地只訪問基督徒或佛教徒,亦不應該選擇例如基督徒同學進行團契聚會的場合進行訪問,否則結果自然有所偏向。最後,取樣應該照顧到該群體人口性質的比例。例如學校平均人數分為六個班級,則應該每一級均選出相近數量的樣本做問卷,不可偏重高年班或低年班任何一方;又例如學校學生男女比例是四比六的話,取樣也應盡量以此比例訪問男女同學為宜。

         當然,我們還要考慮到以何種媒介進行調查。是郵遞、電郵或是網上問卷,實地派發和收回問卷,還是電話訪問?以上方法並沒有哪一種必然是最好的,要視乎條件、受訪者和調查主題而定。當然,若像文首所講,要探究的是香港人使用電郵的情況,以電郵傳送問卷便絕對不是合適的途徑了。

 

問卷問題的設計

         最後,也說說一些訂定問卷問題時要注意的事項。首先,問題不可過多或過於繁複,語言要簡單直接,一條問題只問一件事情,這是基本要求。若關鍵用語模糊含混或空泛抽象,被訪者將覺得無所適從。例如問:「你認為中學生的宗教意識偏低嗎?」不單「偏低」難以評判,就是所謂「宗教意識」等辭語意義亦不明朗,容易滋生誤會,使調查結果的意義大打折扣。

         同樣道理,問題不應出現一些帶偏見或強烈情緒色彩的字眼,否則只會干擾受訪者的判斷。例如問「你認為天主教粗暴干預墮胎自由是應該的嗎?」便不是一個正確的問法,反倒帶有強烈的暗示性了。同樣道理,問題不可有太多枝節,更不可有引導性,例如「宗教自由是任何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都應賦予人民的,故你認為我國應該容許宗教自由嗎?」便不合格了。

         涉及敏感或私隱的問題應該盡量避免,也應該考慮受訪者是否會如實作答某些問題。例如問教徒「你是真心誠意篤信宗教,還是只想以教徒身份得到益處?」相信絕大部份教徒都會回答是真心誠意的,無論事實如何。並且,這個問題還有一個毛病:預設(presuppose)了教徒只有兩種:一種是篤信宗教,一種是另有所圖的,但這個預設本身有可能是錯的(錯在哪裡?請想想),反映了我們在訂立問題的時候必須注意,問題本身並沒有任何不當的預設才好。

 

參考文獻:

李逆熵 (2009)。《格物致知─思考與研究方法概要》。香港:經濟日報出版社。

Hoover, Kenneth R.(2008). The elements of social scientific thinking (9th ed.). Boston, MA: Thomson/Wadsworth.

文:香港教育學院 通識計劃研究組   英冠球博士

標籤: -- 檢舉

共 1 個回應

  1. 探究獨立專題探究系列﹕問卷調查 說:

    […] 運用問卷調查收集研究資料常犯的弊病. […]

留下回應

請閣下先登入然後發表留言。